我一人漂泊在异乡。总是思念着家乡饱经风霜的父亲,我小的时候母亲便离我们而去,这是我人生中一个最大的打击。是父亲一个人辛辛苦苦把我带大,这绝不是两三碗饭所能换来的。我想父亲现在的头发上也有了好多白发了吧。今夜,我思念家乡,
玻璃般的天空,干净,明亮。我躺在草坪上,闭上双眼,静静地,轻轻地……长达5天的高中入校军训生活就这样圆满地结束了。想起他急匆匆的背影,和头也不会的挥手告别,我,泪如雨下。记得第一天清晨,他就板起一张脸,毫不留情地责罚了出
6岁。 操场上,一个小男孩学着骑车,旁边站着他的父亲。没有一句指导,没有一丝安慰,小男孩自然是摔了又摔,双腿早已是鲜血淋漓。终于,孩子坐在地上,哭了,哇哇大哭。父亲依旧是那么笔挺地站着,眼中似乎满是不屑与冷漠。孩子多么渴
90年代出生的我,在现代专业术语中,应当称作“90后”吧!然而,确切地说,我应该是“80后”到“90后”之间的过渡阶段。这就好比是元素周期表中相邻的两个元素那样——我拥有“80后”的那种多愁善感,同时又像“90后”那样放
不知道妈妈给我的恩惠有多少但却像天上的繁星望也望不尽,海中的鱼米数也数不清。妈妈对我的爱像小溪那样不是很大却永恒,她时常对我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妈妈的眼中充满了咖啡——一杯糅合着苦涩和甘甜的咖啡。重病在卧三小时,妈妈废
不知道妈妈给我的恩惠有多少但却像天上的繁星望也望不尽,海中的鱼米数也数不清。妈妈对我的爱像小溪那样不是很大却永恒,她时常对我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妈妈的眼中充满了咖啡——一杯糅合着苦涩和甘甜的咖啡。重病在卧三小时,妈妈废
爱不需要见证它在我们的眼里,洋溢着最晶莹的泪水它在我们的心里,蕴藏着深深的,让你感觉不到它的一丝存在可是,它一但暴发,却可以带来无穷的力量!世界上最厉害的跑步冠军的力量是来自爱----深深的母爱!她不是一名爱好跑步的人,
也许是上天注定你会积聚整个世界的韶光,成为那个时代里最高大的人。也许是命运使然将你投入一波三折的生涯,让你在最低糜的岁月里奏响最华美的乐章。回首早年间,张明法度,改革政治,连齐抗秦,你也曾深得楚怀王的信任,风光一时。然而
2007年,爸做了一个对他来说很难抉择的决定――他要开始养虾了。于是,小队里仅有的四只鱼塘中的两只被爸承包下来,小屋造了起来,电线、增氧泵等各种工具也陆陆续续地安装了。这时,我才相信爸这次是动真格的了,每次想到平日连电灯
嗨,大家好!我叫张清怡,昵称:兔子。我最喜欢兔子了,因为那雪白柔软的毛,如同雪花一般,很令人舒心,而且兔子那一蹦一跳的身影,也能给我一种前进的动力。我有许多爱好,如:绘画、听班得瑞的轻音乐、吹笛子、弹古琴、打羽毛球和篮球
我站在镜子前,镜子里出现了一个看起来比同龄人大了许多的女孩子:一米六五的身高,有些胖,一头乌黑的头发,长长的刘海像帘子一样从额头上垂下来,都快把眼睛遮住了,胖呼呼的脸蛋让人看了就想捏一捏,眼睛不大不小却闪烁着光芒,嘴巴不
外婆姓富,名世华。出世于1928年辽宁新宾,一个当时算富裕的家庭。听说其父亲是清朝的一位老中医,家里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是取之不尽,用之有余。还记得外婆跟我讲过一个关于她腿上伤疤的故事:大约外婆十几岁的时候。有一天外婆闲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一般,你已经离开了三年。再过几天,又是我站上“战场”的时候了。与三年前不同是,这次是高考的“战场”。虽说,在我的身边也有不少亲密“战友”,如同三年前一样,还是没有你的身影。因为,三年前的即将踏上中考“战场
二十年前的深秋,从护士手里接过襁褓,他在那一瞬间红了眼眶,微仰起头笑着掩饰,这个属于他的小生命带来的巨大幸福感使他几天没休息而疲惫的身体微微颤抖。是啊,这个小生命的到来将他的人生带入一个新的阶段,他有了一个新的名字——父
夕阳,散发着诱人的光芒,像一个楚楚动人的女子,美得绝伦。那个路口,一个熟悉的身影,伟岸、高大,那是我的妈妈,我的妈妈像别人的爸爸一样,坚强,勇敢。(注:妈妈身高一米七四)。爱低头的我直到快走到路口才发现妈妈站在那里等我,
立秋的那天,我陪同母亲去乡下参加一位亲戚的婚宴,那时是中午,天气依旧停留在夏日的炎热,我涂抹了大量的防晒霜,可汗水还是不停的流着。好不容易上了车,帮母亲抢了个靠窗的位子,自己只能奔去车的最后一排高坐,由于座位太高,我坐得
我有一个外甥,一个异常淘气的外甥!说实话,在家的时候,因为他太过顽皮,我很不喜欢他!外甥出生的时候,姐姐全家人以及所有的亲戚朋友都乐坏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难以掩饰的笑容!因为家里人想让孩子成才,起名鹏程,取鹏程万里之
理应很惭愧才对,因为他一点也不乖。这都十年了,做姐姐的我目睹了他的全部成长历程,看来“乖”字只能是我寄托的美好希冀了。其实很讨厌乖弟儿,因为他一出生爸妈的注意力就转移了,都聚集在他红红的小嘴、白白的皮肤上。我觉得应该对他
老叔不老,只是他的心老了,社会老了。老叔家很穷,但吃饱是没问题的,即便如此,他的第一任妻子生下一子后,就与他离婚了。老叔只得孤身一人抚养孩子。弹指间,五个春秋已逝。但老叔并不老,还是那张英俊的脸。其间,老叔也试着给自己找
南开自古出奇才……今日一看,果真不假,即使是一个班级之中,放眼望去,也可尽览大侠之风范。大侠之中,各有不同。其中有五位同学,最为厉害,人们都把他们称作“五味大侠”下面简单为大家介绍一下:酸侠(主席)此人真可以称得上是才高
温暖而又有些冰凉的桃花——海子我想海子是一位天才,无论是在创作还是生活上他都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天才。至于为什么称他为天才不是人云亦云,而是看了他的故事后真的是有感而发,一种无名的感慨,很奇怪的感觉。第一次对海子有印象的是看
对着时空的变幻镜,将我体表上所有的白发和皱纹一条条的减去,于是,我重新拥有了光鲜的皮肤、乌黑的头发。没得说,我又来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陇中农村。鸡娃子叫来狗娃子咬,驴儿们从大路上走来了。挎上那个粪背斗放驴走,看杨大爷今儿
对外人来说,妈妈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可她对我的“狠心”却也是出了名的。暑假的一天晚上,我拿着滑板出去玩,玩得可高兴了。到了该回家的时间,已经是精疲力尽了。我把滑板往地上一扔就要走,一旁的妈妈一把拉住了我,说:“自己拿!”
大山深处的一面旗他,一个刚学医回来的青年,满怀着对家乡的志向,一脚踏上了这个养育了他十几年的家乡,像一只飞出去的凤凰,又飞回了巢。他满腔热血,准备将自己的所学的奉献给他所热爱的这片乡土。回家后,毅然决定在家乡办个诊所,算
我出生在东北,很小的时候就随父母来到了四川一个小县城,在住处附近一所小学上学。由于人生地疏,语言不通,我的学习成绩很差,老师不给好脸色,同学不爱找我玩,还经常受到老师和同学的欺辱,到最后变得越来越沉闷孤僻,每天都活在地狱
我是在还沉浸在分班悲痛的泪水中时第一次好好打量梁sir的,虽然在这之前他已做了两个月我们的化学老师,我对他唯一的印象就是他很快乐,他总能在讲课时捎出"1mol1mol"的笑话,让整个教室的人笑翻,很年轻,瘦削,不高,也不
渝寒打来电话时,正是前天晚上.我眯着眼躺在床上,忽然听见渝寒说;"栀霖,对不起.我一直喜欢的是,小棉...”后来的話我什么也没听见,只感觉泪水叭叭的往下掉.外面的雨点噼里啪啦的砸在玻璃上,世界似乎一瞬间安静下来.我把自己
难忘父亲深沉的爱,难忘母亲日夜操劳的身影,难忘好友体贴的问候,难忘恩师细心的教诲,难忘亲人们的关心疼爱……难忘的人总在身边,熟悉了,也就难忘了.但是,有那么一个人,我跟她素不相识,甚至我连她在哪里也无从知晓,而她却是我难
电灯灭了,月亮是寂寞的眼,静静看着谁孤枕难眠。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旋律:"坐在你的身边是种满足的体验/看你看的画/过你过的时间……"这是一首我好久都没唱过的歌――无印良品的《身边》。于是我从床上坐起,想要感知遥远的心声,却
第一次遇见阿木,我就觉得他“头脑简单”。阿木待人真诚,乐于助人。用他的话说就是:大家能够在这茫茫人海里相遇是缘份,能够成为三年同窗更是缘份,他能不珍惜这缘份吗我说是这个世界太小了吧。一天,我问阿木,人家取名字都是龙啊,凤
她,在我成长中打造了幸福;她,在我成功时浇灌欢乐;她,在我失败时填补希望.她的爱温暖了我整个生命,她的吻感动了我整个心灵.我难忘的一个人.第一次哭声就撕破这个世界,第一次哭泣就湿润了整个季节.自我呱呱落地,寒冬的一条长长
天上的月亮又圆了。此时已是中秋节之夜的十点多钟,虽然刚和父母从奶奶那回来,但一想到奶奶此刻是孤单一人时,心里便很不是滋味。于是,我独自一人回到自己的小屋,拉开那淡蓝色的窗帘,推开小窗,抬头仰望深黑色天幕上的那轮明月。蓦地
一年一度的教师节来临了,怀旧的情感又把我带进回忆的海洋,柔漫地飘荡在二零零二年夏秋交替的季节。晚自习后,洗漱完毕刚刚上床的我,忽地浑身一阵燥热,接着喉头就象冒火一样,热辣辣的。我张着嘴,大口地呼着热气,两手抱着滚烫的双臂
当时天已经蒙蒙黑了,路灯也亮了起来。我漫不经心地骑着车子,像是在等着欣赏渐渐亮起来的夜景。忽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哒哒”声,可是城市里,哪里去找得马来?我急忙回过头去一看,发现一辆驴车正向这边冲来,我赶紧躲闪,驴车与我擦
夕阳的余晖洒向村子的时候,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回来,看见爹正坐在家门槛上,吧嗒吧嗒的抽着烟。爹见我回来了,立马站起身来,急急的道:“怎么样,考上了没?”我苦笑了一下,答:“考上了。”爹的脸上立即现出喜悦的神色来,嘴里不停的
每当我看见在街上行走的老人,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出一位身材矮小,满头黑发的乡下妇女――奶奶。我出生在乡下,后来由于爸爸妈妈调到城里工作,从此我就离开了自己的家乡,离开了奶奶,偶逢双休日才能到乡下去看望她。每当我我和爸爸妈妈来
他,是我们军训时的教官。我们只是匆匆的相聚,匆匆的分离,但他却给我留下了极难忘的印象―严肃、活泼。记得那是军训的第一天,同学们从重庆的四面八方汇聚到重庆大江中学校。也许是为了这份缘分吧,同学们集合在一起便唧唧喳喳地说开了
我的同桌叫熊,不不不,说错了他叫徐麟容。其实他的外号叫熊,虽然熊不是用来形容他的体形的,但是的确是他的外号。如果你要问为什么?你就飞快的念他的名字,当达到每秒60次。就成了熊。熊有一只十分准确的生物钟,不管是上历史,地理
记得父亲走的时候,没有说一句话。即便住院八日,也只是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可以说,父亲被摔的头一天晚上,我还和父亲通了一次电话,是关于四妹生病吃什么药的事,我再三叮嘱父亲,家里有没有事?父亲也再三地回答,没有什么事。殊不知,
初次见到阿P,是在高二开学班会上,班主任点完名,发现差一个同学没来,班会开了一半,忽然门轻轻开了,一阵凉风刮了进来,全班70多双眼睛顿时都盯住门口。进来的是一个穿浅灰色T恤的肥大家伙。他喊了一声“报告”便开始扫视四周,两
母亲啊,母亲!如果舍弃我的生命能延长你的青春,我会义无返顾,毫不吝惜。——题记在我出生的那一刻,母亲承受了生与死的考验,我的成长更是浸满母亲的汗水与心血。当你的雏儿羽翼渐丰,岁月却让你皱纹满面,两鬓斑白。母亲生了我们兄妹
秋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不知不觉间,我又走到了熟悉的校园,往事又一幕幕展现在我眼前。记得那时候,父母亲都忙于工作,有时两三天都见不到一面。那天,放学时天已黑了,还下着倾盆大雨,路上只有我一个人在疯狂地奔跑,想着班上的同学都有
你就像妈妈手中的风筝,无论飞得多高,多远,最后还是要回到妈妈身边的。“万一线断了怎么办呢?”“妈妈的风筝是不会断线的,除非你自己想飞。那如果线没了呢?只要你想飞,妈妈就去买线让你飞。”小时侯的夏天,晚上繁星点点,知了和蚊
记得那是在初中时,班里新转来一个男生,他是我们通常会认为长得很帅的那种,高高的个子,清瘦的模样,还有一双连女生都会嫉妒的美丽的大眼睛。记得在全班女生近乎仇视的目光中,他坐到了我的旁边。我没有骄傲,手中的笔才是我的骄傲,他
我的童年,是在外公家渡过的。那时父母工作很忙,无暇照顾年幼的我,便把我送到了外公家。我在外公家住了四年,也正是在这四年中,外公的哺育成了我记忆长河中永远奔腾的浪花。外公,是一位慈祥的老人。我四岁来到外公家,从我五岁起,外
柳嘉雯长得小巧玲珑、天真可爱,一张瓜子脸上嵌着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炯炯有神。两条淡淡的眉毛下有一张能说会道的樱桃小嘴。翘翘的小鼻子十分惹人喜爱。她美中不足的是一笑起来,就露出了缺了一颗门牙的牙齿。柳嘉雯不但乖巧可爱,而且
阿驴姓吕,又叫超级驴,还有个极酷的英文名叫SUPERDONKEY,简称S、D,与外星人E、T的名字不相上下,他的样子也极类E、T,算得上可爱吧!阿驴极在乎各人形象,他的人生准则是“头可断,发型不可乱”,这一点绝对可与死不
我的同桌叫李帅,一头短短的平头,有点小的眼睛,个儿矮矮的,常穿一双运动鞋,大有一副好男儿走四方的样子。我和李帅本是冤家,可所为不是冤家不聚头,偏偏老师把我两调在一起坐,于是,我们矛盾升级,战火不断,害的周围百性常向同学诉
人物简介:姓名:苏代(书呆)外号:阿呆年龄:17身份背静:XX中学毕业班尖子生,老师父母眼中的希望爱好:原为打篮球,踢足球,听音乐等。可谓兴趣广泛,但渐渐被书本所排挤,割舍在了被遗忘的角落(这当然并非他所愿),无聊之余,
我比较依恋的,也许是母亲,但我最尊敬的,那绝对是父亲。父子之情可称得上是世界上最深沉,最含蓄的了。那就好像一杯浓浓的乌龙茶,越品越回味无穷。我的父亲可称得上是地地道道的严父了。小时候,我一旦调皮就会挨打。因此,父亲瞪圆了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