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起了那一天晚上

弹指间,我已快是小学五年级的学生来。这些年来,发生了好多令人难过、悲伤、开心的事,不过那天晚上的事却时时令我想起,记忆犹新。那是二年级的时候,一个星期五放学后,朱彬尔邀我去她家一起写作业,我想妈妈的店里很忙又很吵,于是就跟她去了。两个人写作业,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中,她妈妈已经把饭菜端上桌了,并热情的留我吃晚饭。朱彬尔的爸爸说:“小朋友,你要不要先给家里打个电话?”这时我才想起时间已经很晚了,平时家里4:30就吃晚饭了,而这时已经7:00多了,我颤抖着拨通了妈妈的电话,耳边立刻传来了妈妈焦急的声音:“曾媛(我小名),你去哪了?你爸找你好久了,怎么还不回来?!”我小声的回答道:“我在同学家写作业,她父母留我吃饭。”“那你要早点跟我们说一声,害得我们担心。赶紧回来!”我忐忑地吃完饭,不敢回家就跟同学一起去了双海,(她去学画画),我躲在教室外面。大概九点钟左右,她爸爸也来了,跟我说:“你爸爸打了好几次电话了,你快点回家吧!”我一听更担心了,赶紧往家的方向跑,可是我不敢回家,找了一个地方躲起来,我听到爸爸,妈妈焦急的呼唤,可我不敢站起来,告诉爸爸、妈妈我在这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也蹲累了,就站起来,走走,被爸爸看到了,我看着爸爸向我走来,吓得拔腿就跑,不过,还是被爸爸给抓住了。回到家,爸爸把我锁在门后,绑在椅子上,脱掉鞋子,然后,拿出针来,说:“你还敢不敢乱跑,把你的脚趾都扎破,看你还敢乱跑……”我吓得大喊大叫:“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妈妈在外面,使劲地敲门,爸爸也不开,很生气地大骂我,其实,爸爸并没有真的用针扎我,可我那时,却感觉爸爸已经再扎我,我从来没看过爸爸发这么大的脾气:他的眼睛是红的,脸也是红的,额头上的青筋都能看到,嘴里喘着粗气,手也发着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还乱不乱跑!还乱不乱跑……”我也一遍又一遍回答:“不了,不了……”妈妈终于进来了,把爸爸推了出去,帮我松掉绳子说:“曾媛,你看,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爸爸、妈妈多担心,下次可千万别这样了,爸爸最爱你了,他找你都快找疯了,都没去上班……”,说着,她也哭了……这件事过去两年多了,可每每想起,我都会泪流满面、心还是会颤抖、还是会记忆犹新。从那以后,我会先跟父母打招呼,得到允许才会出门。曾赵茄颖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