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意悠悠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外婆请我吃年糕……”每当我哼起这首童谣时,便想起我那和蔼可亲的外婆。外婆今年已年近八旬,却精神矍铄,饱经沧桑的脸被岁月无情地碾过一道道皱纹,一双粗糙的手,像干树皮,上面刻满了几十年来的风风雨雨,外婆向来最疼我,在外婆爱的翅膀下,我逐渐羽翼丰满……记忆的指针又倒回了5岁那年。童年的时光大部分是和外婆一起度过的。记得那一天,我由于贪吃,一天吃了三个冰淇淋。夜晚,大家都酣酣入睡。突然我一阵剧烈的咳嗽惊醒了外婆,外婆望着咳嗽不止,满脸通红的我,二话不说,披上外套,背起我,就往村子里的诊所赶。黑呼呼的夜空毫不吝情,外婆背着我深一脚,浅一脚……终于到了诊所,叫醒了大夫,给我打了一针,抓了些药。回到家里,外婆又是为我倒水,又是为我喂药,忙得满头大汗。直到我进入梦乡,外婆才舒了一口气。岁月如歌,弹指间,十年过去了。现在,外婆住在城里,每周我去耀州区学英语,顺道探望外婆,和外婆睡一晚。那天早晨的一幕,虽然过去很久了,但仍如昨天发生一般,萦绕在我脑海,挥之不去……初冬的早晨,狂风怒吼,风儿肆无忌惮地拍打着窗子。我早早地起床,准备去学校。可是外婆不放心,执意要送我。无奈之下,我只好同意了。我搀着外婆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好几次,我劝外婆回去,她就是不肯。终于到了巷子口,我停下脚步,一边帮外婆裹了裹衣服,一边说:“外婆,您别送了,就快到了,回去吧!”外婆说道:“我在这里看着你走,去吧!”我只好一步三回头的走了。我招手示意外婆回去,外婆像一尊雕塑一样驻立在风中,目送我远去。外婆花白的头发在寒风中飘起,如我的思绪一般飞舞:是感动,还是感激?外婆逐渐在我的眼中模糊,最终成为一点。转过巷子拐弯处时,我的眼泪不知何时开始流了出来,滴在嘴角,涩涩的,却也是“甜甜”的。外婆,您的关心,像一团熊熊烈火燃烧在我的心胸;外婆,您的爱,像一淙涓涓细流注入我的心田。忘不了,那目光,那身影……我不禁想起一首小诗:您腰弯了,却把挺直的脊梁给了我;您眼花了,却把明亮的双眸给了我;您老了,却把永恒的心灵给了我!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