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

我是灌河里的一条鲈鱼,邻居都叫我“小鲈”。我的祖祖辈辈一直都快乐地生活在这里。我的好朋友小鲸和他的家人也时常从大海中来到这里与我玩,每次我们都很开心。有一段日子,岸上老是传来一阵阵轰鸣声。后来就常有一股令人窒息的气味,伴着汩汩暗流袭来。终于有一天,我支撑不住,晕呼呼的昏睡了过去。当我醒来时,我正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小鲸全家都守在我的身边。“我这是怎么啦?”“你呀,是我们昨天在灌河口发现的。当时我们正准备去你那里玩。刚到河口,迎面涌来一阵黑乎乎粘稠稠的东西,我们看见你“随波逐流”,不省人事。就知道你出事了,于是赶忙把你救了回来。下午,我感觉刚好点,就瞒着小鲸全家,偷偷地溜出了病房。我必须回去救我的家人。于是我屏住气,在一浪一浪的暗流中挣扎前行。好不容易找到了家门。“爸——,妈——”我找了好长时间,到头来一点音讯都没有。没办法,我只好游出家门,一路上,螃蟹大叔,黄鳝阿姨,小虾姐姐,都没命似地直奔大海。在小鲸住的那片海域,我们安顿了下来。但后来一段日子里,我们明显感到水土不服,有几个邻居,还客死他乡了。好不容易挨过了一个寒冷的冬天。也许是“家”的情结吧,我和邻居们都开始想家了。有一天,我决定冒死回去“侦察”一下。在灌河口我探出脑袋,只见河面上船只来回穿梭,一片繁忙。我以为他们要捕杀我呢,吓得掉头就跑。“那不是我们的小鲈吗?”“小鲈——”“小鲈——”“好熟悉的声音啊,是爸爸!是妈妈!”我连忙停下脚步。“孩子,我们找你找得好苦啊!”原来爸爸妈妈发现家里呆不下去之后,拼命的往上游逃命,终于在上游找到了可以落脚的地方。安顿好之后,便一直没放弃找我。我们一起来到小鲸家,谢过了小鲸全家,带着过去的老邻居一起打道回府。一路上,竟没遇到一股暗流,更没有刺鼻的味道。“小鲈,你看那是什么?”黄鳝阿姨喊道。让我来看看,小虾姐姐一下蹦到我的前面。“灌河是我家,整洁靠大家。”“保护灌河,人人有责。”“响水县灌河风光带热忱欢迎四海宾朋……”“哇,好漂亮啊!”在我们过去常玩耍的地方,岸边竖起了一块块牌子。“我走时就说过的!”螃蟹大叔说道,“灌河人不会就这么执迷不悟的。他们会有知错那一天的!”“那我们还走吗,爸爸?”“不走了,赶明儿,我去把你爷爷奶奶兄弟姐妹都接回来!”“还有邻居……”我补充道。第二天,我也起了个早,待中午全家团聚的时候,我已经把小鲸一家请了过来……“小鲈,这里环境真好,比我们大海还棒,我都不想走了。”“不想走就搬来住,反正我们‘家’大着呢!”哈哈哈……整个灌河春潮迭起,洋溢着一片爽朗的笑声。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