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江苏省海门市东洲中学1104班 朱艺修在我的词典里,父亲幽默、慈爱但又不失威严。听妈妈说,我出生的那一夜,父亲抱着我,一夜未睡,只是幸福地看着我的小脸蛋。我听后,感情的波涛在心间涌动。我的父亲是一位音乐教师。十三年来,我是在他的歌声与琴声的熏陶下长大的。从三周岁起,他就开始教我弹琴、唱歌,那一幕幕我至今都难以忘怀。为了让我能更专业,更全面地学习钢琴演奏,七岁那年,父亲便成了我们家的车夫,不知劳累地带着我和妈妈一百二十九次地奔波于上海和家乡之间,求学于钢琴大师的门下。我难以想象,他是怎么熬下来的?父亲因患胆囊炎而时常身体虚弱,但每每陪我去学琴时,他总是精神焕发,从没喊过一声苦,一声累。慢慢地,我越长越大了,隐隐感觉父亲变得越来越冷漠,我也不跟他多说话,有悄悄话我总是向母亲倾诉,和父亲不再亲近了。虽说他冷漠,但他几乎从来不打骂我。他只有几次用尺子或是乒乓球拍打我的屁股。上小学的时候,我有个很不好的习惯——上课喜欢插嘴。几次,妈妈都接到老师的电话,说我上课调皮捣蛋,老师很是烦恼。当父亲知道这件事后,他的眉头皱成了“川”字,怒目圆睁,挥舞着拳头,对我大声呵斥道:”快点!给我趴到床上!爸爸今天一定要教训你!”我害怕极了,泪水夺眶而出。但之后,父亲并没有大打出手,我的心中满怀感激,更感受到了他对我深深的爱。父亲是个比较冲动的人,但对我他很能容忍,虽然这有点类似于溺爱,但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很享受这种爱,它让我每一天都能幸福地度过。父亲,当我看到他辛勤工作,回到家中无力地倒在沙发上时;当我看到他为了策划我的个人音乐会半夜回家熬红双眼时;当我看到他因过度劳累而生病挂水时……我的心中满是愧疚,总觉得自己为父亲想得太少,做得太少。母爱似水,父爱如山。尽管父爱不像母爱那么细腻,但它永远那么默默无闻,那么深沉,那么博大。父亲是个园丁,他悄无声息地为我付出着,为我这棵小苗儿浇水、施肥,呵护我长成参天大树。也许我的父亲不是世界上最强壮的,也许我的父亲不是世界上最有耐心的,也许我的父亲不是世界上最能吃苦的,但他永远是最爱我的。为了我,他会随时打开保护的大伞。他,永远是世界上最好的父亲!我爱您,亲爱的爸爸!父爱,如涟漪般,慢慢散开。太阳照在上面,它,会发光!指导老师:王艳艳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