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爷爷

回忆七十年前的我,总会有种牵肠挂肚。那时还没有楼房,还没有电脑,还没有喧嚣的马路。唯一有的就是那凹凸不平的石板街道。小时候光着脚丫子,一件小肚兜便过了整个夏天,爷爷总是笑我,他说我比男孩子还男孩子。街道的两旁经常有一群小男孩围着,我也不顾形象地挤进去,拨开男孩们的手。咋眼一看,男孩们在扇画片,那时候也许就只有这个才会让我玩得高兴。我捡起一块画片围着男孩使劲一扇,全部都翻过来了,以当时的规则,扇多少就赢多少。我抱着那十几张画片从男孩们羡慕的眼光里跑到了石板街道。突然一个踉跄,我踢中了一块凸出的石块整个身子倒了下去。男孩们见状,就跑向我拔掉在地上的画片全抢走了。我爬起来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爷爷见着了干紧跑向我,他拿着我最爱吃的搅搅糖和一碗冰粉。我看见了便停下来结果爷爷手中的搅搅糖舔了起来。味道永远都是最好的。对了!忘了告诉你,我也也是开小卖部的,全镇上下就这一个小卖部。到了秋天,爷爷便摆起摊儿做糖画。有一天有个小女孩用一毛钱抽中了“龙”,爷爷心痛极了,只有“龙”用的糖最多了,可他对我却每次都是“孔雀”,“龙”。于是我变成了小朋友们羡慕的对象,妈妈总是怪爷爷把我宠坏了。爷爷也是做衣服的,每到新年,他就会放上一套新衣在我的床头边,可他却没有几件衣服。我瞪大眼睛问他:“爷爷会做衣服,那为什么不给自己多做几件呢?爷爷穿上很帅的呐!”到这个时候他总是会淡淡的对着我笑:“爷爷老了,还谈什么帅不帅!用不着了!”“爷爷不老!”爷爷包出的饺子是最最好吃的。每次新年我最期待的就是爷爷包的肉馅饺子。香而不腻,滑而不油。直到现在想着都是口水直流。我喜欢爷爷的手艺!后来我上初中了,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每次回家都会看见石板路上依靠着栏杆的爷爷发着呆,手里拿着搅搅糖。他总是对我笑嘻嘻的。再后来,爷爷在家乡病逝的时候嘴里都直喊“孙女,搅搅糖,饺子!”如今我也在想,如还能吃上爷爷手工做的饺子那便是极好的。« 返回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