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情深

我比较依恋的,也许是母亲,但我最尊敬的,那绝对是父亲。父子之情可称得上是世界上最深沉,最含蓄的了。那就好像一杯浓浓的乌龙茶,越品越回味无穷。我的父亲可称得上是地地道道的严父了。小时候,我一旦调皮就会挨打。因此,父亲瞪圆了双眼,胡子上翘的样子,就已经令我十分恐惧了。而且他还很“狠心”,所以我很小就学会了自己穿衣服,自己上学放学回家,自己去买早饭。现在,我早已领悟到了他的用心良苦,对他除了爱,还多了一份尊敬和感激了。还记得前几年一个假期里,我租了一本武侠小说,趁父母不在家偷偷地看。在我家,这样的书是明令禁止的,而我又不是一个擅长欺瞒的人,终于有一天,这事被父亲发现了。父亲瞪圆了眼睛,我心中一凛,这种眼神已经许久没有见了,如今见到依然令我十分恐惧。父亲的眼睛里仿佛要放出光来,逼得我不敢正视,父亲良久未出一言,我更是抬不起头来。最后,他用颤抖的声音质问我:“你小子,怎么会想到看这种书?嗯?!”我默不作声,父亲伸出一只手指,顶住我额头,猛力一顶,我往后一仰,险些跌倒,紧接着父亲一巴掌打在我脸上。我感到脸上火辣辣的,我没有流泪,但我意识到自己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父亲长长地叹了口气,忽然“叭”地一声,竟将我写字台上厚厚的玻璃台板拍碎了,他的手也破了,鲜血不住地流了出来,父亲浑然不觉,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走了出去,我看到这情景,竟也不禁流下泪来。家里已没有创可贴了,父亲没作任何处理。晚上,父亲一直没理我,我也照常睡觉。我躺在床上,无论如何都睡不着,有半边脸还在火辣辣的疼,而我的心疼得更厉害,我也不知是为什么。对自己的悔,或是对父亲的恨?夜已经很深了,周围安静得很,我还睁着眼睛。这时,房门打开了,我赶紧面朝里面。来的人是父亲,他的脚步轻轻的。他静静地替我用透明胶布贴着玻璃,尽量不发出声音。贴好以后,他坐在我的床边,由于我的翻来覆去,被子早已不成形状,父亲替我理好被子,轻轻地摸了一下我被打的半边脸,轻轻地说:“下手重了。”我的心情早已无法平静了。这时我还是假装熟睡着,父亲又自言自语:“真是让我操心。像你这样以后能有出息吗?所以,我要打你。唉……”听着这些话,我心潮久久地澎湃着,很想哭,但我不能。我一旦让父亲知道我听见他说的话,他该有多么难堪!父子间常存在着这种默契,父亲以为我睡熟才到我这里来,但我偏偏醒着,听到了这一切。最后,父亲摸了一下我的头,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呢?!”父亲关上门出去了。我再也忍不住了,呜呜地哭了起来。窗外,温柔的月光泻在我的身上,我感到何等幸福,何等温暖。我有这世界上最好的父亲。第二天,我买了几张创可贴,并写了一张便条:“爸爸:贴上这些创可贴吧。身体最重要。儿子……儿子已经长大了!”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