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他

记得那是在初中时,班里新转来一个男生,他是我们通常会认为长得很帅的那种,高高的个子,清瘦的模样,还有一双连女生都会嫉妒的美丽的大眼睛。记得在全班女生近乎仇视的目光中,他坐到了我的旁边。我没有骄傲,手中的笔才是我的骄傲,他算什么?记得最初的日子里我们总是吵架,想不起来是为了什么了,总之就是吵,吵得烦了就谁都不理谁,用粉笔描上所谓的楚河汉界,然后彼此偷偷等对方的衣袖中招后开怀一笑!那时最多的是拉起好朋友说他的坏脾气,说一定要换个同桌却迟迟不向老师说出口。他也同我一样沉默。最惨的是青葱岁月里有个为别人寻找爱情的通病,我们的冤家路窄竟也被丢进了流言的混水中。我知道这都怪他,他的清高,他的傲慢得罪了全班的男生、女生,我却是无辜的受害者,他只和我说话,尽管十分之八九是为了吵架。最惨的事发生在家长会上,我们被留下迎接家长,要命的是我们的妈妈竟是旧相识,于是在门外那些英雄好汉的眼前,我们笑得极不自然的叫着“阿姨”,从此,又落上个倒胃口的青梅竹马。最惨的是新年晚会上被扭出来同唱一首歌,善良的老师也学会了不做声,于是哆啦咪让我们俩唱得有点悲壮.于是唱歌后的拜年让大家笑痛了肚子.庆幸那晚的照片通通暴光,只是心里依稀记得他窘迫的求我同他一起唱时的模样.分班一周后他又成了我的同桌,不同的是我们中间又多了一个女生,感谢上帝,那女生俗气反让我们有了更多的共同语言,于是中间有了这么大个的楚河汉界后,我们竟和好了!他常常越过封锁线递过可爱的小纸条,上面一定有一句笑话,然后我们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笑,笑的那可爱的女生一直在脸红,这不是我的错.记得他逃课大模大样的走出教室,却要我鬼鬼祟祟的把他的书包丢到窗外去,据考证摔破了一支钢笔,私奔了一块橡皮,哦!这不是我的错!记得在学校三令五申不许穿军大衣上学的一个冬季飘雪的清晨,他迟到了只穿着毛衣,吓坏了所有的人!我问他怎么了,他骄傲的说,大衣被教导主任借去了!哦!我才知道,这不是他的错.高中时最终没有再同他一起同校.同桌,总是时不时的听老同学讲起他,她们还是没记住他的名字,只回说,那是我们班的一个男生。哦是啊,有一个男生,大家都记得他的傲慢,只有我记得,他可爱的笑容……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