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熊

我的同桌叫熊,不不不,说错了他叫徐麟容。其实他的外号叫熊,虽然熊不是用来形容他的体形的,但是的确是他的外号。如果你要问为什么?你就飞快的念他的名字,当达到每秒60次。就成了熊。熊有一只十分准确的生物钟,不管是上历史,地理,或者生物,他都要小睡十多分钟,当老师讲到重点时,他就会醒过来听。他确实很神奇!记得有一次上英语课,按照惯例老师都要叫人上黑板听写,由于昨天晚上没记单词,就念到:“不要叫我。”熊就凑过来对我说:“不要念啦!小心点。”于是熊就告诉我他的一段经历:“同样在一英语课上,老师提出问题后问谁知道答案。”熊低下头的说:“我知道就不告诉你。”结果可想而知,不知道到是老师听觉超过旁人,还是熊的说话的声音超过了150dB(噪音)。的确还没过3秒我被叫上讲台听写,实验证明还老师的听觉比较好。熊是个外号专家,他所取的外号真的令人折服,他的死党朋友邓清源被生拉硬扯加上了“猩猩”,虽然邓清源喜欢打篮球,可也不能叫猩猩呀!呀!什么!等等,你不能把我也加外号。最后我的前后左右大概都是受害者吧!熊每天早晨都第一到校(其实是第二个进教室,因为还要等值日班长开门。)进了门就大口的啃“毛毛虫”面包(赃物也,学校明文规定不准带东西进来吃)。“我的是面包,不是东西”熊又展开了他雄辩。哎!没办法,辩论失败。他总是大口的把面包啃玩,问他为什么?他却说:“我那些朋友,来了就拷榨我,不快点行吗?不是钱的问题,是我辛辛苦苦的从面包商那里买来的,我要保卫胜利果实。”这就是我的同桌熊!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