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难忘的朋友

他,是我们军训时的教官。我们只是匆匆的相聚,匆匆的分离,但他却给我留下了极难忘的印象―严肃、活泼。记得那是军训的第一天,同学们从重庆的四面八方汇聚到重庆大江中学校。也许是为了这份缘分吧,同学们集合在一起便唧唧喳喳地说开了;这一说,便不可收拾,以致于教官站在我们面前时,我们还没停下来。我看了看他:矮墩墩的个子,完全属于那种通常人所说的“力量型”。他显得很严肃,直直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怪怕人的。军训典礼结束后,他便把我们带到指定的训练场地。他先是按同学们的身高进行列队。待整队集合完后,教官他拉着嗓门吼道:“同学们,我们正在进行的是为期三天的军训。你们现在就是军人。我就是你们的教官,姓李,你们可以叫我李教官。”没等教官把话说完,下面就闹开了。“肃静!作为军人就要有军人的形象,岂能随便说话,请你们配合我,作好我的工作。如果…。有违纪的,一定要严肃处理。”我心想:“这下可惨了,他要把他在部队里受的苦一一地发泄在我们身上的。三天下来不知会被折磨成哪般模样。”果然不出我所料,接下来就是我们的第一个训练任务―军姿队列训练。“立正”!稍息立正我们只有无条件地服从教官的命令。太阳在头上火辣辣地烘烤着我们。我们几乎都要被晒晕了。突然教官下达:“军姿定型20分钟”的命令。一动不动地站20分钟,那对于我们是多么漫长,多么艰巨的任务。没过几分钟,队伍里就有人倒下了,我们忍耐着太阳的烘烤站过了20分钟。“军姿定型”这一招可真“毒”。教官尽使用如此毒的毒计来“害”我们,真是一个冷血动物。可使我对他的态度改变的是他在训练之外和我们一起交谈,他和我们谈得很投入。从交谈中,了解到他才17岁,只比我们大一岁就能有如此的精神毅力,在部队接受“魔鬼式的训练”。当我想到这里,我也下定决心认真完成军训任务,服从命令。三天军训结束后,我们只匆匆的照了一张合影就分离了。本以为我们和教官就不能再联系了。惊喜的是教官回到部队给我们来信了,告诉了他的通讯地址和QQ。教官,我们是朋友。你是我的一个难忘的朋友。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