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驴的人

当时天已经蒙蒙黑了,路灯也亮了起来。我漫不经心地骑着车子,像是在等着欣赏渐渐亮起来的夜景。忽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哒哒”声,可是城市里,哪里去找得马来?我急忙回过头去一看,发现一辆驴车正向这边冲来,我赶紧躲闪,驴车与我擦身而过。我被抛在了后边,本是在暗骂者驴怎么这么野,才发现原来并非驴之过,而是赶驴的人。别人赶驴都是手握一支鞭,太长了折几折像是抓着一条黑蛇,而他却与众不同地握着一根胳膊那么粗的木棒。驴车上空空的,除了坐着赶驴人自己没有别的,驴已经四蹄交替跑得飞快了,我看他举起木棒犹豫了一下,但最终驴屁股还是被重重地挨了一棒然后抽搐了一下,我也随着打了个寒战。不禁为驴感到悲哀,想想它辛辛苦苦地拉车,勤勤恳恳地听主人使唤,到头来还要挨打。我恶狠狠地盯着赶驴人的背影,像所有慷慨激昂的正义者那样谴责他的行为是多么地没有人性、多么地愚昧与无知!现在是讲究权益的时代,一棵树都有被保护的权利,何况是一头身体健康、能够跑得飞快的驴?!我加快了车速,仍然怒目注视着赶驴人有些佝偻的背影,我的脸被自己心理一重又一重的慷慨陈词憋得通红,妈妈从小便教育我要尊敬农民,尤其是像他这样的老农,因为他们的一生大多非常辛劳,可他怎么能如此缺乏怜悯之心?!“嘀嘀――”,被一阵刺耳的汽车喇叭声突然惊醒,我急忙刹车,抬头一看,绿灯过后的最后三秒黄灯刚好跳到了红色,驴车顺利地过去了。哦!这可是通往市中心的一个十字路口,只顾着追赶驴车,我差点就闯了红灯!隔着来来往往、飞速而过的车流,我立在马路这边呆呆地望着驴车远去。也许没有那重重的一棒,赶驴人和他亲爱的驴都会葬身于冰冷的车轮之下。因为一头只会拉车的驴子并不识得人类社会的红灯,而种了一辈子地的老农也没有汽车司机那刹车的技术来突然刹住正在奔跑的驴,他能做的只有狠狠心给予那有力的一棒,然后带着他的驴一起逃离这是非之地……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