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的操劳

天上的月亮又圆了。此时已是中秋节之夜的十点多钟,虽然刚和父母从奶奶那回来,但一想到奶奶此刻是孤单一人时,心里便很不是滋味。于是,我独自一人回到自己的小屋,拉开那淡蓝色的窗帘,推开小窗,抬头仰望深黑色天幕上的那轮明月。蓦地发现今年的月亮真得好圆好圆,银白色的月光透过树枝的缝隙温柔地撒向大地,也撒在了我的面庞,撒进了我的脑海里。那月光仿佛汇聚成了一圈圈年轮,那年轮便是奶奶一辈子操劳的见证……(一)以前虽然奶奶没亲口跟我说过,但父亲经常提起奶奶年轻时的生活经历。那时是四五十年代,家里上上下下十几口人,生活状况并不是很好。奶奶又是名教师,那时的教师极缺,因而通常情况下,以为老师几乎要教全部课程,奶奶便是这样。常常是披星而去,为的是不让一个学生在门口焦急地等待;常常是带月而归,为的是让每一个学生平安地离开。常常是有的学生家里有事,奶奶便把他接到家里,给本不富裕的家庭添上沉重的一笔。但奶奶从无怨言,尽心地照顾他,还给他洗衣,辅导功课。爸爸,叔叔开始时并不理解,他们也正需要母亲的疼爱,但在奶奶的再三开导下终于明白了奶奶的苦心……奶奶那家,学校两点一线的生活一过就是大半辈子,然而给她留下的确是患上了骨质增生。(二)五十多岁时,奶奶退休了,本以为她老人家能过上清闲的日子,但事实却并非如此。每当想起这些时,我的心口总觉得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奶奶家离我上的那所初中很近,由于爸妈工作忙,只好把我送到奶奶那里,从此,奶奶就又开始了那永不停息的忙碌生活……每当中午放学铃声响,我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奔出校门,向西奔跑两百米左右后向南拐,会出现一个大坡,奶奶家就在坡下向右拐的一个胡同里。胡同口有一个大石块,虽然学校离家近得要命,但她依然不放心我,无论春夏秋冬,每当快放学时奶奶便坐在那个大石块上,焦急地等待着我,直到我出现并大声地喊她一声“奶奶”时,她才会舒展开那紧皱的眉头,会心地笑一笑。当我要挽她一起回去时,她总要我先回去,她说自己扶着墙能行的。我不放心奶奶,但只有顺从她。当我跑道餐桌前时,总会摆好热腾腾的饭菜,有好几次,泪珠都滚落到了饭菜里。三年啊,我在奶奶那整整三年了,当我拿着重点高中录取通知书第一个冲向奶奶那时,泪水又一次要涌出眼眶,但我强忍住了,我不想让奶奶看到后难过。奶奶那头发全白了,脸上的皱纹如折扇一般,身体也仿佛在微风地吹拂下就要倾倒一般……都怪我,我在心底不停地责怪自己。当奶奶看到我手里那张粉红色的通知书时,眼睛里焕发出异样的光彩。(三)如今我上高二了,奶奶本可以享享清福的,但叔叔又把弟弟送到了奶奶那……天上的月亮依旧是又圆又亮,一阵冷风吹到脸上,顿觉冰凉冰凉的,用手轻轻摸过才感觉到脸颊湿湿的。妈妈她的卧室里催我赶快熄灯睡觉,我关上窗户,拉上窗帘,心里默默而坚定地念到:奶奶,下一个中秋节我一定彻夜陪您度过!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