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弟儿

理应很惭愧才对,因为他一点也不乖。这都十年了,做姐姐的我目睹了他的全部成长历程,看来“乖”字只能是我寄托的美好希冀了。其实很讨厌乖弟儿,因为他一出生爸妈的注意力就转移了,都聚集在他红红的小嘴、白白的皮肤上。我觉得应该对他坏一点,给他个下马威才行。可是,他天真地一咧嘴,整个世界黯然失色。就连我,也情不自禁地开始喜欢他了。乖弟儿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不在家,我骑着自行车带着他在黑暗里闲逛。说实话,我心里很怕,很怕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我一遍又一遍地说:“乖弟儿,抓紧姐姐,可别摔下去。”其实是想找个人聊聊罢了,电影里的鬼故事一下子全跑了出来,吓得我直冒冷汗。我忍不住问:“乖弟儿,你怕吗,要是有鬼怎么办呢?”可是他只是紧紧的拽着我的衣角,一点安慰的话也不会说。奇怪的是,他的小手却让我想到了电影里的英雄,他们都是舍弃自己的生命换得他人的安全。于是我胆子大了起来,如果真的有鬼,那就牺牲我吧,换乖弟儿安全地离开。这么想着,乖弟儿的手抓得更紧了,我心里的恐惧消散了不少。乖弟儿七岁的时候,已经相当调皮了,总喜欢抓着我的辫子玩儿,疼得我对他大打出手。可是他愣是不哭,气得我都流泪了他才说:“姐姐我疼!”我的泪流得就更欢了揉着弟弟红红的屁股自责不已。那一次我下决心,以后再也不要打他了。乖弟儿八岁的时候,往家里带来了很多伙伴儿,乖弟儿很是自豪,带着他们在家里“大闹天宫”,搞得家里一片狼藉,我火大了,厉声训弟弟“以后不准带孩子来家里玩”。从那以后,家里果然清净了不少。有一天,弟弟一个人和玩具玩儿,编者他从电视里看来的情节,玩得很不亦乐乎。但是显得很寂寞。我问他怎么一个人玩,他的眼泪刷刷地掉:“你不让人家来家里玩,他们都不理我了。呜呜呜……”瞬间,我觉得自己好自私。乖弟儿九岁的时候,我的眼假性近视,他陪我去看医生。医生让我进一步检查,我让弟弟自己呆一会儿。我出来的时候听到弟弟喃喃自语:“老天保佑姐姐的眼千万不要近视。”我突然发现弟弟好可爱,天真得让我掉泪。乖弟儿今年十岁了,他开始问我一些千奇百怪的问题,很多都让我难以回答。他问我吸血鬼厉害还是狼人厉害,如果吸血鬼里最厉害的和狼人里最厉害的单独对决谁会胜利,既然没有吸血鬼为什么电影里还一个劲儿地演……我实在是觉得自己知识浅薄,难以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前两天乖弟儿去体检,发现视力只有0.7。我们一家人全慌了神儿,跑前跑后询问医生。后来医生说他这是先天弱视加一点远视,错过了最佳治疗期,不过还可以进一步矫正。当时我就禁不住自责,为什么没早点发现。而乖弟儿却并没有很伤心,说他看得见,只是偶尔不太清楚而已。我有点茫然,乖弟儿似乎一下子就长大了不少。爸妈总说乖弟儿成绩不理想,可是和成绩比起来,我更乐意要一个健康快乐的弟弟。爸爸妈妈,以后别再老因为他的成绩批评他了。今年我已经高三了,回家的次数会很少,乖弟儿,你会不会想姐姐呢?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