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蛇妇

立秋的那天,我陪同母亲去乡下参加一位亲戚的婚宴,那时是中午,天气依旧停留在夏日的炎热,我涂抹了大量的防晒霜,可汗水还是不停的流着。好不容易上了车,帮母亲抢了个靠窗的位子,自己只能奔去车的最后一排高坐,由于座位太高,我坐得极不舒服,汗冒得更凶了,我开始有点后悔了。心里头盼望着快点到站。随着车渐渐的远离这个城市,车上的人也越来越少,座位空出了许多,我于是离开了这个极高的位子来到了一个坐在双座的中年女人旁边,轻声说道,“我坐在你旁边吧。”她极迅速的移到里面,我跨过座位下的一个大竹篓,坐在了她的身旁。过了一会儿,她微笑着问我,“你应该读高中了吧?”我回答道,“是啊,我马上就高三了,您的孩子呢?”她自豪的说,“这才刚通过高考呢,没考好。只上了个二本,原本是可以上重本的。”我微笑着,“二本也算不错的了。”我一不小心踢到了脚下的竹篓,于是就问她,“你天天到城里来卖什么啊?”她说,“就卖点鱼和青蛙,在乡下池塘里捕的。”我望着她:由于生活的艰辛而晒得黝黑的皮肤,然而双目却炯炯有神,高挺的鼻子衬托出农村女子的坚韧与自强。“如果不是皮肤较黑,您其实挺漂亮的。”我对她说道。她对我笑着说,“没办法,家里两个孩子都要上学,负担很重,只有拼命的劳作。”是啊,农村人的生活就正如蜜蜂一样,是不见天日的勤劳与辛苦。而作为一个学生的自己,自恃成绩较优异,就整日的听歌与玩耍,在学习上没有过一丝勤奋。想到这里,我开始羞愧与自己的行为了。谈话让时间过得很快。我对她说了声再见后就和母亲下了车,开始聊那个妇人。“那个女人很厉害的,天天跑到城里来卖蛇。”母亲对我说道。“什么?卖蛇?不可能吧?不是卖鱼和青蛙吗?”我诧异的问道。“鱼和青蛙也卖,但蛇卖的最多。”“那蛇是生的还是死的?”“肯定是生的啊,她很勇敢的,还当场为买蛇的人杀蛇呢!”我惊住了,我实在是难以想象一个妇女每天去池沼里捕蛇,然后清早乘车到城里来卖蛇,最后甚至还要赤手空拳去杀蛇!作为一个农村女子,她勇敢;作为一位母亲,她坚毅。她拥有的坚毅与勇气令我深深敬畏。我久久难以忘怀,头脑里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着她深刻的面孔:黝黑的皮肤,炯炯有神的双目,高挺的鼻子……作者:断翅膀的天平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