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妈妈谱写流年

夕阳,散发着诱人的光芒,像一个楚楚动人的女子,美得绝伦。那个路口,一个熟悉的身影,伟岸、高大,那是我的妈妈,我的妈妈像别人的爸爸一样,坚强,勇敢。(注:妈妈身高一米七四)。爱低头的我直到快走到路口才发现妈妈站在那里等我,我,不知道妈妈等了多久,但是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急躁,更多的是等待儿女回家的满足。那一刻,我想到从前,妈妈总在村口等我回来,从未见过她眉宇间有短暂的不耐烦,我又想到了将来,妈妈依然会像雕塑一样伫立在路口,翘首遥望远方归来的我。不知是欣喜,还是冲动,我跑过去,挽着妈妈的手,往家跑去,不料,突然,妈妈像一条光滑的鱼一样,从我的手中“挣”开,然后,缓缓地、跌落、在地。现在想想,心情难以言喻,或许是我反应迟钝,竟没能立即拉住妈妈,就那样傻傻地呆立在那里……妈妈像一个可怜的天使,突然间折断了双翼,堕落人间,妈妈爬起来后,挤给我一个苍老的笑,苍老的让我无能为力,“哎,老了,不中用了”,这句话像一颗石头一样沉在我心里。妈妈的手流血了,虽然只是擦破了皮,但是妈妈的伤,却成了我心里的痛。她掸去裤腿上的泥土,笑笑,然后牵着我向家里走去。抬头凝望妈妈的刹那,我看见妈妈的额头,累赘的皱纹像纵横交错的沟壑,松弛地、耷拢着,向上,是白得刺眼的头发,像一根根银丝一样,和着风的节奏摇曳。须臾间,我的心被拧得很紧、很紧,紧得让人窒息……原来,妈妈,是真的老了。一直把妈妈当做太阳,因为妈妈的爱有如太阳般炽烈的光芒;一直把妈妈当做高山,因为妈妈的爱有似高山般的巍峨;一直把妈妈当做大海,因为妈妈的爱有若大海般的胸襟,可是,现在,妈妈,是真的老了。透过妈妈的眼睛,我再次看到了落日的余晖,恍若隔世,天翻地覆,不得安生。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