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出生的我,在现代专业术语中,应当称作“90后”吧!然而,确切地说,我应该是“80后”到“90后”之间的过渡阶段。这就好比是元素周期表中相邻的两个元素那样——我拥有“80后”的那种多愁善感,同时又像“90后”那样放荡不羁。秋,“80后”的忧伤秋风萧瑟,烟雨蒙蒙。窗外,原处那几棵不知年岁的梧桐也开始落叶了。看着窗外那萧条的景色,我便会想起远在家乡的父母,想起母亲那渐渐雪白的霜鬓,以及父亲那因为过度劳累而积攒下来的病体。然而,我却害怕面对他们,甚至害怕给他们打电话,哪怕是一周一次。每当父母提及我的成绩,我总是含糊地回答他们,我却无法向他们解释这支离破碎的成绩,总是以“高中学习难”来敷衍了事。现在。这个借口也成为了现实——我的学习渐渐落后了。我是多么希望他们责备我,可是我的希望落空了。面对父母的安慰和鼓励,我变得胆怯了,我害怕他们见到我的成绩,害怕他们伤心''''''雨,依旧下着。外面的景色渐渐模糊了,窗外那几棵梧桐也只有隐隐约约的影子罢了。一阵阵秋风拂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组成了一场生动地交响乐,大自然的交响乐。然而,它却不是为我而奏的,而是为那些在汶川地震中死去的同胞们而奏的。它在哭泣,泣不成声。我接住它的一点泪珠——凉凉的,使我不禁缩回了伸出窗外的手。为什么会那么的冰凉?仿佛妄想冻结我那还有一丝温暖的心。难道是上苍对自己发动的这场灾难,导致无数人阴阳相隔而后悔不已吗?难道是因为看到那些见利忘本的建筑商,在为学生建校时,为了多得些钱财置学生的生死而不顾的行为,而感到全身发冷吗?难道雨渐渐大了,犹如梵音夹杂着我们的心声,为那些早已逝去的人们超度,希望他们在我们的祝福中进入人生的下一次轮回。一滴液体滴落在手背上——暖暖的,轻飞拂过,带走了那点点祝福。春,“90后”的代言春,温暖的。早春的大地,冰雪消融,偶尔会听到虫鸣鸟叫,但却零零散散。了望大地,依旧雪白,却已不那般完整。裸露的土地犹如点点繁星镶嵌在这雪白之中,如同浩淼的宇宙。但它并不明亮,因为它是春的首个色彩——绿。窗外梧桐树的枝头上,早已点缀上它那未来的新衣。那叶芽儿如同翡翠那般晶莹,但却又如此脆弱。仿佛轻轻一碰,就会让它们消逝,使人怜惜无比。而我们“90后”不正是如此。父母就是春,抚摸.保护着我们,老师如同那雪融水滋润着我们。我们就是雪中的那一点绿,蓄势待发,默默地等待着春的讯号。而我们又像是藏在叶中的花骨朵——不开则以,一开惊人。“90后”不会因为挫折。而整天闷闷不乐,因为我们学会忘记,忘记那些不快的事。我们放荡不羁,我们朝气蓬勃,以及“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篙人”也是我们!还记得清朝赵翼《论诗》中那句“江山代有才人出,各令风骚数百年”吗?“90后”的人是不会默默无闻的,就像胡适.郭沫若.叶圣陶.茅盾.朱自清和徐志摩那样,因为他们都是“90后”。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