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中绿花

玻璃般的天空,干净,明亮。我躺在草坪上,闭上双眼,静静地,轻轻地……长达5天的高中入校军训生活就这样圆满地结束了。想起他急匆匆的背影,和头也不会的挥手告别,我,泪如雨下。记得第一天清晨,他就板起一张脸,毫不留情地责罚了出操迟到的同学。他就是我们的教官,一米七八的个子,黝黑的皮肤,一口白牙。因为,他姓刘,是个连长,所以我们大家都叫他“榴莲”(刘连)。这5天,时而骄阳似火,时而大雨滂沱。我们不停地喊苦喊累,他却开始转性,一个劲儿地安慰我们,鼓励我们。其实,细细回想,他人真的很好。他很爱笑,却老是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可他却又总不舍得凶我们。有一次,太阳公公无情地考验着我们,大家正在战军姿,汗流浃背的,难受到不行。突然,他下了“向后转”的口令,调整了队列方向,我们都正纳闷儿,他怎么会这么突然。我蓦地发现,自己还有大家都背对着那残酷的太阳,而他,独自一人站在咱们前面,面对着大家,也面对着那炎炎灼日。第三天的时候,他已经和我们混得很熟了。他摘掉了刚开始那威严的面具,常常和我们开玩笑,露出孩子般的笑脸。他教我们拉歌,教我们玩游戏,教我们唱《军中绿花》,他会笨拙地指挥,会害羞地躲开校宣传部的镜头,会趁天黑时让我们大家悄悄休息……后来才知道,他只不过19岁,原来,他也是个孩子。只不过,他是个坚强的孩子,是个会忍耐的孩子,是个艰苦朴素的孩子,也是个可爱的孩子。他只大我们4岁,却吃了不知道比我们多多少倍的哭,受了比我们多多少倍的累,才磨练出这般比钢铁还要硬的意志和体魄。我的心,不禁心疼起来,同时,也下定决心要向他学习。这个可爱的大孩子,带给我们的感动,带给我们的欢乐,带给我们的爱,太多太多。可他也免不了有疯狂的时候。当他特兴奋,特有精神时,总会狠狠地“玩”我们一把。他让我们踢正步的分解动作,一抬脚就定个两三分钟;他让我们蹲下,抱头,然后不停地吹口哨让我们向前走去;他让我们在水深到可以淹没脚裸的草坪上跑步……每每这样,我们总会不停地抱怨,不停地求饶,大喊“帅哥饶命”,而他,却孩子气般得意地奸笑。第5天,天公不作美,又下起了雨,仿佛也在为最后的离别哭泣。会操时,我们大家都很卖力,很认真,尽管雨大滴大滴地落下,可是那口号分明那样震耳欲聋,那步伐分明那样铿锵有力,而那脸上的,眼角的,分不清是雨水还是眼泪。总以为,团长司令会给教官和我们举行一个告别仪式,可是,会操结束后却响起了“教官集合”的军令。就这样,我们大家站在雨中,看着他急匆匆地跑去,那一袭湿透的绿,变得更加灵动。我们忍住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使劲地大声喊:“榴莲,榴莲再见!”而他,头也不会地挥了挥手,那样潇洒地,留给我们一个完美的背影。其实我们都知道,他也很舍不得我们大家,可是他的身份约束着他,告诉他,不管再怎么舍不得,都要“男儿有泪不轻弹”,毕竟,“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我想,我会一辈子记得,记得他的微笑,记得他的调皮,记得他的玩笑,记得他唱的歌,记得他说的话,记得这个最可爱的大孩子。轻轻地坐起身,抹干眼泪,抬头看看天上的白云朵朵,就好似他教咱们唱的一样:“白云飘飘,带去我们的爱,军中绿花送给他。”榴莲,再见!榴莲,保重!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