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我们时时会碰到对手,如何看待对手?有人说,对手是我的角逐对象,要想办法击垮他;有人说,对手是我的合作伙伴,要在竞争中共同发展;而我认为对手是两重歌的歌友,失去一方,另一方也会失去意义。请大家伸出你们的双手,把左手与
自打记事起,就知道这双手与众不同。别人不愿提及,而我也以之为辱——妈妈的手大而粗糙,并且右手只有4根手指。记得小时侯开家长会,我总会吵着叫爸爸去,因为爸爸的学问大,很擅长“讲话”,每每这时,开朗外向的妈妈总会调侃着对我说
任叔叔是爸爸的一个挚友。在几年前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和蔼可亲的举止和炯炯有神的目光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长得瘦瘦高高,臂膀因病变而萎缩,胳膊上因长期穿针治疗而肿起了一个大孢。他常告诉我们他喜欢笑,对生活笑,对事业笑,对朋
父亲的自行车太旧了,因而它常常“生病”,不是爆胎就是脚踏坏了,这时就要请街边的修车师傅“对症下药”,有时口袋里没有钱,不能及时修理,没少挨父亲指责,面皮一厚也就挺过去了。那时家乡的小公路都是泥土路,天空下雨路就烂了。父亲
源的家境很穷,不过,源非常乐观,从不因为家境的贫穷而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源是我小时候的玩伴,是我的好兄弟。由于家境的贫穷,源不能上学,他每天都在我的学校门口等着我,我放学了便和他哼着歌去玩。每次我们都玩得很开心,我觉得很
昨晚,就曾一次次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但当我在父亲身边坐下,张口说出这句话的同时,眼泪便不争气的夺眶而出。说完话,我已泣不成声。随之听到父亲一阵轻声的叹息。母亲拿着热毛巾帮我敷受伤的胳膊,竟也哽咽起来。此刻坐在两位最亲
奶奶走了,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有山有水,是一个美丽的国度。在那里,她会过着幸福的生活。奶奶走的时候,很安静,她什么也没带走,什么也没留下,但我知道,她有留下什么。每当看到家里那一双双鞋垫,还有我最爱的小被子,我知
以一尊雕塑的姿势,开始仰望年轮更替的春秋,岁月在我自一抷清灵的羊水中醒来时开始有了记忆。母亲老了熬夜的眼开始有了黑的边眶,偶尔有大些的风拂过,便会流眼泪。记得多年以前,就无法再绕过那些触目惊心的字眼:苍老枯槁瘦弱。就算在
放学铃响起,是校园里最热闹的时候。每天开饭时间如同打仗一般,或许更像非洲一带的难民,久饿之后突然发现面包似的蜂拥而上,那阵势像是要把食堂夷为平地。那一天中午,我也卷到“抢饭”的人流中,挤在三号窗口排了队。排在我前面的人不
他,以极强的智慧纵横天下三十载;他力挽汪澜于大汉末年;他以毕生的精力造就了一个不灭的人物形象;他,怀张良之才,子牙之能却只能含狠而终;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孔明。“孔明强支病体,令左右扶上小车,出寨遍观各营;自觉
他安静地坐在讲台上,单手托腮,侧着头,望着窗外。在窗外,他看见:“忙碌在建筑物上的工程师们,抱着文件夹匆匆而过的科技工作者。”他转过头,对着正在自习的同学们,深切地说:“同学们,你们要好好学习呀!你们是祖国的未来,祖国需
一入冬,阳光也就显得柔和了。虽寒风凛冽,但我的心却总是暖暖的。因为每年的这时,爸爸便接奶奶来一起过冬,一家人乐融融的,甚是美好。奶奶年已七旬,一头的短发像罩了一层白霜,一双大眼睛已经深深地陷了下去,嘴里的牙也已经快脱光,
前几日又碰着章佐了,五年未见,他早已不认识我。然后记忆变成一匹脱缰而飞驰的野马,从我身边,一晃便是5年。他四十岁。是个寂寞到无人可以说话的人,两个偶然去他家门口玩了一会,然后在他的邀请之下去他的房里看过片刻书的孩子,便成
从你第一次从领奖台上走下来,路过我,轻拍我的头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将是我一生的骄傲。而那时候,我在一年级,你在五年级。记得我还搞不清楚自己的性别,光着膀子和男孩子们一起恶作剧的时候,你就已经是学校学生中地位最高的大队长,
老师,一个光荣而神圣的字眼,他们不仅孜孜不倦地向我们传授知识,带领我们从无知走向成熟,还言传身教,用脚踏实地的行动为我们做标杆。而他——我的班主任老师,是这些园丁中的一分子,是一个让我尊敬爱戴的好老师。我是住宿生,宿舍是
班主任是数学老师,讲课没的说,只要是跟她有一样活力的人都能跟的上上课时老师基本不出错,出错就沉默,沉默,有时是一会,接着她说,再看看,然后“啊……”怎么怎么样:有时是大半堂课,休息的学生们连声轻轻叫好。这只是一方面,老师
幸福是种很奇妙的东西,登岳阳楼仰天地浩然之气,是它;赏洛阳城牡丹的华贵艳丽,是它;种一片菊花,分享陶潜宁静淡泊的世外情趣依旧是它。那我的幸福是什么呢?是功成名就吧。“一日看尽长安花”似的风光,令人羡慕,被别人追逐,尤其是
十七年前,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一年后,上帝又送我一个弟弟。可以说,我是和弟弟一起长大的。伴着上一辈人重男轻女的思想妈妈告诉我,如果弟弟是个女孩子,我就会被送给别人,也就是从某种意义上说,弟弟改变了我的命运吧。然而,身为姐
我抬头看看桌边的日历,看着那大大的红叉画着的日子―父亲节。不知什么时候起,父亲的身影与我的记忆分割开来,在记忆里的父亲总是精神抖擞,意气风发,他的身体总是挺的直直的,他的臂弯总是暖暖的,他总是抱着我,用他的身体抵挡着寒冷
“妈妈,你的女儿我最最爱你了!”毫无预兆的宣言很温柔的从我口中逸出,然后很开心的看着老妈的脸笑成了一朵花的模样,但是好景不长,估计老妈从这甜言蜜语中清醒过来了,恢复了一向的精明睿智,很防备地问我:“得了,你又想要什么?”
我在记忆的浅滩逡巡,想找回一些闪亮的贝壳,却带回了满身沙砾。小时候我属虎,我哥哥属龙。正所谓龙争虎斗,我跟哥哥整天不是打就是闹,搞得家里无一宁日,不过每次哥哥都被我牵着鼻子走。“我看你干脆属猪算啦,都已经日晒三竿了,还在
他是一个诗人,一个孤独的寻觅者,一个杀死了上帝的刺客,一个砸碎了一切偶像的英雄,一个为思想而疯狂的哲人。他的所做作为所思所想注定使他青史留名。他就是尼采,19世纪到20世纪转折点上重要的思想家和哲学家,一个高奏生命凯歌夺
夜空下,我看着那闪烁的星星不禁流泪了“外公,你在哪?我好想你啊!”一阵冷风吹过,牵着我的思绪回到了从前……五岁时。“外公我想去你家,我不要呆在家里呀。”我依偎在外公的怀里哭着说。外公的眼泪也流下来了,“萍萍,外公会对你爸
相遇,不一样的起跑线她,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学们心中的好榜样。我们处在不同的起跑线,一个高高在上,一个深在谷底。原本不可能的两条平行线,却像磁铁般吸在了一起。于是,很久很久的那天早晨,我们相互微笑,牵手成为好友。相知,
我家门前有两阶台阶。每次我凝望着它的时候,我就能看到爸爸无助的神情,和烟蒂的火光在黑夜中发出闪闪的红亮。我上学,放学,都要走下走上那两阶台阶。好像是跨过了爸爸的期望和他那被生活的大山压制的弯曲的背脊。爸爸,我真的好爱你。
“沙沙”的春雨渐渐地停了,它洒在校园里,也洒在我的心里。我推开教室的窗户,一股馨香的空气扑了进来。梧桐树叶上还挂着的水珠,闪闪烁烁。那条通往校门的大路被春雨浸润后,再经行人一踏,留下了一行行清晰的脚印。啊,脚印!我记忆的
“鲍尔,鲍尔,你在哪里?”我着急地喊着,不断地四处张望。鲍尔是我的弟弟,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不知什么时候出去了,整个下午都没回来。现在,天都要黑了,他一个人,况且,他……我发疯似的到处寻找,逢人便问:“看见我弟弟鲍尔了么
今天起的很迟,我想即使再怎么疲于奔命似的去学校也会迟到,于是索性不着急.路上的车很少,这让我有很好的心情去欣赏路边的景象.突然发现,花儿在不知不觉中悄然绽放,叶子也在轻轻的抽芽,慢慢变绿.我错过了多少?我不知道.只是想起
在我们村里有这样一个故事。去年立秋时,由于长期干旱,老天爷发了疯似的,连续降雨,在这个宁静的小山村,引发了许多诸如滑坡、泥湿流这样的灾害。田坎也冲毁了不少,王婆婆家住在山角下,这次她家就没有前几次那么幸运了,大水冲进了她
庄河也无非是这样,当城市地面被雪覆盖之后,望去却也像厚厚的百合叶。当然,这里也少不了大连留学生——都是没考上理想的学校来此借读的。他们这些人都属于“儿女在外,父母命有所不受。”的类型。他们有染发的,不过不明显,只有在阳光
外婆的概念已渐渐模糊,淡漠了我的记忆。繁忙琐事中,竟也很少能勾勒起外婆的身影。也许毕业在即,伤感多多,也许是冷清的夏日的早上。醒来,却有那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冲击脑海。打开记忆之门,慢慢搜索,思绪漂回到了那并不遥远的从前
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安静乖巧地站在父母身后,却在她进门看到我之后意料之外的给了我一个久违的拥抱。她是我从小到大的好朋友。虽然离我们上一次见面已有七年的距离,虽然那时我们还只是只要有糖果和玩具就是全世界的孩子。这次她随父母从
襁褓中,父母叹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来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
是一家工厂的厂长,他很平凡。在我的心目中,似乎与永远与高大挨不上边。但自从前几天震动全中国的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他的身影在我心中潜移默化地变的伟大而又可爱了。由于厂里的业务,他和工程师老郭叔到四川清平磷矿洽谈业务。不料,天
又是一个中秋,不知怎的,忽然又想起了姥爷。时光倒流到与姥爷相处的那些日子里:从我记事那天起,我就经常吃糖糕。因为我家和姥爷家离的不远,所以他经常到我家来看我,还经常骑大梁带我到马头买糖糕吃。路上,姥爷给我唱着我听不懂的歌
在来来去去的街道,藏着斑斑驳驳的记忆,她,像一束光,满记忆里都是她的笑脸。她给我的第一面,就像一只瘦型的邋遢的加菲猫,说不清哪一点像,就是觉得那一颦一蹙笑起来时庸懒而傻呼呼的模样异常神似。而眉宇之间,透露着一股连男生都少
爸爸个贪官,这可不是给他乱戴帽子,你听我说,就知道了。第一,贪睡。每天早上,妈妈煮好了早餐,爸爸还在被窝里呼呼大睡。“懒虫,起床了!”爸爸假装没听见,转过身子又打起了呼噜。妈妈一把揎开被子:“你呀,连非非都不如!”这时,
就是那个夏天,我认识了这群不可思议的人。阿毛。一个开放至极的、很神经质的女孩。她曾经追着一男生整栋楼乱跑,然后该男生大呼:“郭阿毛,你竟敢公然调戏12班班长,处分、处分……”阿毛一张凳子过去,这个自称为12班班长的孩子就
如果手心里的年轮线能丈量爱的伟岸,我会将手轻轻放在你的胸口,让我可以感受你的温暖。我很想说爱你,但是在爱的同时我又深深的恨着你。我恨你的俗,恨你的那些没有营养的话,总是在我的耳边一遍一遍的反复着。你说了16年了,我在这些
牛人其实长得也不怎样的,可他做事却总一句话挂嘴边:长得丑就滚边上去!牛人就是这样,总做一些牛事和说一些牛话!有次班上跟邻班的进行足球友谊赛,上场前,牛人把队员全叫到一角落说到:“大家听好了,这次我们只要胜利,如果实在不行
三月的天空显得特别明净,蓝天之下白云悠悠的飘过,粉红的樱桃花灿烂地开放,给这还有几分寂寥的春天带来了生机。母亲又干活去了,走前习惯性地对我说了句在家好好练书便离开了,现在我坐在房间里,当我看到肩膀两字时,很容易想到母亲扛
“我老感觉才刚过了十六岁生日.“这是一句老妈常挂在嘴边的经典名言,尽管她早已年过四旬.有一天我说:“老妈,我今年是十七岁了.““噫!你比我大一岁!呵呵……“她高兴地说,她此时的瞬时快乐等同于当年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时的兴奋
我静静的坐在电脑机旁,慢慢的吸一口烟轻轻的吐出去,像是梦境般的云雾一样围绕着我,我忘记了苦恼没有伤痛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一样,那么幼稚的幻想着梦境般的生活。我渴望美好的生活,我希望有一个美好的家庭,一个有用的人。我继续打
说起母亲,她的故事很多;母亲大气,人却长得小家碧玉。母亲姊妹四个,她排行老二,为闺女时兵荒马乱,有一次日本鬼子追赶一群妇女,母亲人小脚小,志气不小,把心一横,双眼一闭,一头扎进苇坑。但母亲没死,死得却是另一个大高个、白净
上学的日子就如跟时间赛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毫无选择的余地。放学了。渐近冬日,太阳也不愿停留,只得眼睁睁地目送它渐渐消失在天边。出校门。前行。过马路。无聊而又无奈,满脑袋想的都是那沉甸甸的作业。突然,一个身影映入眼帘,
特警,在我们眼中总是有一种神秘感,但其实他们就像普通人一样,只是生活比我们丰富而已。一、特警的选拔十分艰难一位特警说自己选择做警察是因为从小就很喜欢这个职业,他认为这个职业有神秘感,富有挑战性,因此会选择这个职业。但其实
并不高,也长得不怎么漂亮,但她有个性。那天,三妹骑着一匹白马,伤心地离开了家,在大地上奔驰。三妹对白马说:“白马啊白马,你一直向前跑,跑到什么地方天黑,我们就在什么地方过夜。”一天,白马跑进了一座古老的森林中,天已经黑了
比我大两岁,在我三岁那年搬到了我家附近,虽说是住在同一个院子里,但前几年几乎没有说过话,后来认识了,至于怎么认识的我已经早就不记得了,但赵常坚持说是她先找我玩的。我们那个院子了的女孩很少,男孩子经常一大群一大群地跑来跑去
她其实也不算是我真正的同桌,她就坐在我的右边,是隔一条通道后的同桌。她留长发,她长着一个圆脸蛋,她有一点点驼背。她近视很深,度数700度,因此我们都叫她“700度”。她总是快乐的活着,在她身上我找不到一丝的悲伤。(可能是
哥哥,88年生,今年还不到20岁,可是,他已经在这个社会上摸爬滚打这过了那么多年。初中时的哥哥很贪玩,不喜欢念书,谈恋爱,逃课,抽烟,骂老师。所有符合“坏孩子”这个定性的那些标准,在他身上都能很好地体现出来。中考的时候,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