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与我同学七年的一个男生,他的个性最独特,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人称:“帅哥”(蟋蟀的哥哥哟,窃笑)。他在上小学时的课间,总喜欢拉着同学扳手腕,自己快输了的时候,看他那灵活的眼珠子一晃,立刻用另一只手指着窗外说:“嘿,看
陶子,年方十七,河南人氏。虽无倾国倾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容,但也生的削肩瘦腰,长挑身材,瓜子脸面,俊眼修眉,号称“陶瓷美女”,校内皆知。No。1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小陶微微抬头,遥望
我在斜照的余光中路过我家的耕田。那头黄牛低着头在吃草。田刚刚犁过了,在这个春风暖人心的季节里,老牛忙完了。这田,很久很久以前是我们家的。只是-----这块田的周围都盖起了一些七七八八,属于半成品的楼房,附近的机器正在隆隆
晃眼间,十余载过去,你是否还记得那双有力的臂膀?此翁白头,曾记否伊昔红颜美少年?然而我要说的人并不关乎于爱情,也从来不曾写过,我的爷爷。记忆中的爷爷是一个温和的人,从来都没有发过脾气。恍惚间回首,我已经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
我的家里有三口人,爸爸妈妈和我。我从小就生活在幸福的家庭里,爸爸,妈妈都很爱我。我曾看到电视上有的人家有花不完的钱,住着别墅,开着跑车,穿得也很时尚,但是,唯一不足的就是那个家庭破裂了,爸爸和妈妈离婚了,生活条件好只是一
轻浮中国历史的尘烟纱缦,咀嚼古今往来的悲悯愁情,徜徉文人墨客的文学史河,“盖不徒俯视巾帼,直欲压倒须眉”的她在词坛上叱咤风云,演绎出不异于独领风骚的婉约风格。她,就是李清照。绣面芙蓉一笑开李清照出生在一个有名的学者仕宦家
他面容干净,眼睛清亮,举手投足间都表现出孩子的天真。尽管他已成年,但他真的只是个孩子。他八岁开始写诗,滔滔不绝。也可以说他是把自己的内心一点点地展现在世人面前。他的诗纯净透明,不带一丝遮掩与做作。孩子的心是脆弱的,所以他
往事如梦,记忆如烟,花样年华,逝者如斯。那潺潺人生之长河,东去不返。时间也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跑掉了,带走了是非,猛然回头的时候,已看不见风景,只留下一片苍茫。记忆也化作一粒气扬的尘埃,扬起,飞舞,落地安然……我的奶奶,那漫
“苗条”我至今无缘如果有个胖女孩说女人其实不必为自己的身材发愁,那是谎话。就如没有哪个女人不爱美一样,是没有哪个胖女人不想瘦的。我们都曾经减肥,只是有些人不愿意被人知道而已。减肥的过程大多很痛苦,我的也不例外。以前曾经有
我的父亲今年三十九岁,而我的母亲却已四十三。二十一年前,他们同在三明化工厂工作,是很平凡很普通薪金微薄的工人。不知道是怎样的际遇,使他们成为结发夫妻,并在次年生下哥哥和再隔一年的我。我看过那张很旧的黑白照片,上面的父亲棱
她喜欢笑、微笑、大笑,甚至批评同学的时候都在笑。是的,就是一个微笑,拉近了学生与老师之间的距离。我见过喜欢微笑的人多了,但我往往记住了他们深深的酒窝,留下一张和善的脸,她的笑让我记住了她的眼睛。平时,她一走进教室站在讲台
想起了我在QQ上建的一个群。群名称就叫“笑傲青春”。进群的人都说群资料写得有些狂妄。而我,却不以为然。一直固执地认为,青春就是资本,年少就不怕输——“我们踏着好奇与雄辩,凭着青春潮动的热血,在野外芳草地,把太阳羞下去,把
外祖父离开我已经近十年了,我真的想不到十年之后我竟会只记得他那缺了牙的嘴的笑容。在那个艳阳普照的乡下的秋天里,我每天都在向南边张望着,直到有一天的傍晚时分,一个花白胡子、腰背佝偻的老人竟用肩膀扛着一根檩木远远地向家里走来
明天阿姨生日了。书包里放着一包山楂片,忐忑。从来没有送过礼物给她,不知道阿姨是否会喜欢,还是会怪我乱花钱呢?不过我知道阿姨一定会很开心地笑,笑,笑。我最喜欢看到阿姨灿烂的笑容,虽然有时候有点像苦笑。因为我的阿姨总是在每一
我和王雪茄,是知己。她跟我好了7年,从我那儿接收了不少唠叨,我跟她好了7年,从她那儿解决了不少的温饱。虽然同是得利,但我坚信在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今天,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好青年,精神自然比物质来得更重要,所以算起来还是我亏了
过几天便是清明节了,一个朋友回家过节了。我的朋友比较多,最要好的我都叫兄弟,这个朋友便在其中。什么时候认识他并成为朋友的,是在小学六年级和初中阶段,那时侯不至于称兄道弟。后来怎么谶纬兄弟倒也忘了。我总觉得现在人与人之间的
“给我!”姐姐一边吼,一边向我扑过来。我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抓起遥控板跳到茶几的另一边。姐姐扑了个空,自然不肯罢休,紧紧地就跟上来。眼看距离越来越短,我赶忙一闪,躲过了她的“九阴白骨爪”。可是姐姐毕竟不是吃素的,最后还
上次妈妈打电话来催我回去的时候,我还觉得挺烦。三年前我来到广州这座繁华而生机勃勃的城市,在这儿我有许多朋友,并拥有一份令人满意的工作,还交了一个理想的男友,我像一条鱼儿一样畅游在这座城市自由的空气里,真的不太想回家。但这
1那是在我六岁的那年,有一天晚上我突然发起高烧,急坏了父母。父亲叫起已经谁下的二伯,让他用手扶拖拉机送我去县卫生院。由于我烧得难受,总是不停地乱抓乱动,被子被我蹬的没法盖,于是父亲用被子把我裹起来,抱在怀里,可我还是不停
那天,学校来了一批人作研讨会,他们是研究方志敏同志的。其中的一位就是烈士的女儿方梅奶奶。她年时已高,说有72岁了,可仍然精神抖擞,在麦克风前大声演说着她自己过去的一段历程,热情四逸,赢得了阵阵掌声。而我在此时沉默。我怀念
乡村教师蔡得水家的场院挺大,长着三棵桃树两棵李树。开花时节,花团锦簇,朵朵粉霞,阵阵甜香,引得蜂蝶上下翻飞,好不热闹。在周围一片翠绿的青菜的映衬下,煞是好看,吸引着众多过往行人的眼球。蔡老师每天上班神清气爽。转眼花蕊飘零
秦老师是我很崇拜的一位老师,但不幸的是,他是教历史的,课上只有长时间的沉闷与短时间的骚动,我为老师而感到难过,不知是历史成就了我崇拜的秦老师,还是我崇拜的秦老师毁了历史,事实就是这样,不想也罢。秦老师像一个老实人(注:只
粗糙的那双手,是被犁过的土地,在昨天还被三月的春晖吻了一天。不过水分还是有的,不然的话,我哪有力气写字呀在那土地上,你可以看见玩固的强劲的生命力;在那粗糙的双手上,你可能感觉到生命的温馨。我想我们都是在那双粗糙的双手上的
我刚刚满十六岁。可是有个女人,当我还在她腹中时,我们便相爱了。但我这个丫头害人不浅,尽管我是如此的爱她,却硬是抹白了她的乌发,让时光在她额上眼角的痕迹更加明显,让她丧失了从前的袅娜身姿,让她从神采奕奕变得憔悴不堪,让她的
老师给我们读的文章里,有这样一句话,“你崇拜身边那个给你洗衣做饭的普通女人吗?”因为这句话,我流泪了。我想到了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三个女人,我的亲生母亲,我的姥姥,我的母亲。我的亲生母亲,我大抵要将她忘却了,不是我无情,我只
难忘的初中生涯挥之而去。即将迎来的是漫长的高中生活。此时一丝凉风淡淡吹过,我傻座在窗前回想起一位老师。他个子不高,个性有些怪。我与他只有半年的师生缘。那时我的成绩在班里很落后每天的生活都好迷茫。有一天,他把我叫到办公室,
哥,你不只是我的哥哥。你是我的倾听者,我的手足。当我们彼此的血和肉融合为一体时。我哭了,我说,哥,我爱你。请你好好珍重。在海的彼岸微笑。——题记音响里传来张雨生的“我的未来不是梦”。很老的歌曲。蓦地,想起你总是哼着这首歌
微驼的背,小而睿智的眸,方方正正如砖块状的黑框眼镜,扁平前额上飘荡着的几缕银丝好似海天相吻处的一线绚丽,灼人目光。闲暇时的一杯绿茶,不时小啜一口那种优哉游哉飘飘遇仙的神情……啊,这就是我们的可爱老班――何老头。一我们班绰
雨儿,乌黑的亮发恰好齐肩,零散的留海显示了她独特韵味。浓浓的眉毛,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高挺的鼻子,小巧的嘴儿,是雨儿有别于她人的面容。雨儿,和我有着深刻的友谊。我们有许多共同语言,我在乎她的喜怒哀乐,她也理解我的酸甜苦辣。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与老师这个词汇有着一定的关系,不管他是种什么样的文化程度。因为可以被我们称之为老师的不一定都得在学业上让我们如何的收益匪浅,或许他们所赋予你的东西有的时候不那么显眼,但对于我们的成长却有着不可量化的非常意
那年,你带着哭声来到了这个人世。你来时的哭声震动了整个山村,哭出了大人们的心声,于是大人们也开始哭,但不像你哭的那样,也因为这样,村里的老人便用苦枝似的手抚摸着你的头说你聪明,说你懂事,说你一定大富大贵你想说你饿了;,但
写下这几个字的时候,我的脑中突然闪现一片凄风冷雨,泥泞长道一条,一人独行。(一)小学五年级,第一节课。阳光透过玻璃缓缓地延展过桌面,于是出现一片亮眼的金黄。大人们说过,这是好天气的兆头。看窗外,田间幼苗格外旺盛,一大片一
我的母亲是一位农村妇女.她不善于言辞,我与她的交流最多的是目光的交会.但在这无言的目光里,我却享受到母亲给我的无言的爱.小时候,我从没发现在母亲薄薄的眼皮下,竟藏有如此温暖的爱.小时侯,看着别的孩子幸福地享受着他们的母亲
(高三)田曾问我:“如果两个关系很好的人不在一起了,会彼此遗忘吗?”我回答说:“会的。”然而,田却说:“不会,不可能的,只要他们有快乐的过去、伤心的过去,笑也好,泪也好,只要有过去,他们是不会彼此遗忘的。”当夏日的曙光照
无人能解“缘”字结。朝夕相伴,感情日笃,命运把你我一线牵。恨造物主为何不把你早赐与我,相逢其乐融融,可相别又让人牵肠挂肚,只望日子慢慢过。我们是同窗,是挚友,2006年9月,相识在那个初秋的季节,做着同样的梦,进入同一所
在她的背后,有一段动人的故事,虽然我不是太清楚,但是我知道,她永远是为我们着想的。每当我们测试完,她总是抱着那一叠卷子,默默的走出教室,我们知道,在明天的早上,她会将40多张卷子发给我们,不管她有多么重要的事情。在一次偶
黄澄澄的牙齿,黄澄澄的指甲。我烟瘾父亲那通常向内弯曲;的食指,伙同修剪得“鬼斧神工”的大拇指,通常有如亨尽酸甜苦辣的“筷子”一般,夹着佐料,菜色不同的“菜”。我最早有印象的,是“纸卷烟菜”。那阶段,父亲吃“纸卷烟菜”前,
——记我的编辑妈妈小时侯,我问她:“妈妈,你的工作是什么?”她笑笑,说是编辑。这是真的,但那时的我,听不懂这个词。于是,她告诉我,她是与文字有着不解之缘的人。小小的女孩,哪懂得这些如此“高深”的词语啊?我那时还以为,妈妈
有时候,生命恍若一朵朝开暮合的莲花,一生短暂的好似一个梦。该来的总归要来,该去的总归要去,就像春天里总有花开,秋日里总有落红一样,时间从指间悄悄溜走,往昔的格子里也爬满的蜘蛛的足迹,它正在上面结网,把每个格子都尘封起来,
前些日子,父亲自呼和浩特回来,从机场为我带回了几本有关建筑的书。我爱建筑,对于这件事,父亲一直记得很清楚。小时候,对于将来的一些古怪的想法,父亲从不将它们放在心上,唯有建筑,那是我第一个较为正式的梦!捧着手中的两本书,摩
我爱我家的“小淘气鬼”——我的小表弟。他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小淘气鬼”,经常不是被蜜蜂蛰了,就是从高处跳下来把脚崴了。这还是在外面,在家里就更甭提了,桌上、桌下,抽屉里、抽屉外,到处都是他的东西。什么花红柳绿的小石子、各种
丽丽从小就有个梦想——到西藏去!上初中时,她偶尔翻到一本《西藏风俗民情集》,霎时就被那方脸、百岁辫的藏族女孩儿所吸引。然后沉迷于刻满皱纹的转经阿妈口中絮絮的念词,沉迷于圣洁的雪山,沉迷于湛蓝的天空,沉迷于那广袤的大草原…
老师不是圣人,但他们比圣人更爱自己的面子。老师可以拿脸做武器,来震慑自己的学生。老师可以拿脸做鲜花,来讨好自己的学生。老师可以拿脸做书本,来教育自己的学生。老师的脸是一面摆给同学么看的镜子,只有它摆出这面镜子,就有同学们
也许每个人一出生,上苍就给了他一份工作。自幼儿起,一直到死的那一刻,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谓的命运吧。我们都拥有自己的命运,有的人安于命运,装在了命运的套子里;有的人敢于同命运抗争,拥有了大千世界。——题记一1963年某个月夜
已经很久不曾见过老师,也不知他现在还好吗。自从几年前他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踪影,没有听说过他的消息。老师就像一片淡淡的云彩,轻轻地飘来,又轻轻地飘走了。还有多少人能够记得他?或许太少。我却还一然记得,那天老师向我
音乐是人思想的精灵,听着《上海1943》,一切都回归复古,破旧的老街,喧嚣的人群,惬意的气息,不过是一抹单调的色彩罢了释怀?我做不到,无忧的童年就是在那儿度过的很单纯,很自然。4岁的时候,爸爸就南下另闯天地了,总是记得,
我不喜欢我的妈妈,她从来都不会带我去玩,哄我开心,因为她总是很忙。从一张老得泛黄的照片上可以看到一个女人正抱着一个婴孩,她紧紧地抱着,但小孩却拼命地挣扎,想推开那只手,那是我和妈妈。从我记事起,爸爸就很辛苦,他又是半个妈
喂!太师婆,你说今天老师是不是有病啊,讲个课就讲了四十五分钟,后面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冷不丁地来了一句;你才有病呢,哪节课不是四十五分钟的,小心被她逮到,有你好看的!作为太师婆,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他一下,毕竟是自己的徒孙嘛!
新年到了,虽然夜空还是那么漆黑,但是伴着声声礼花,天空便不再寂寞,只留下了寂寞的我独自坐在桌前,不可遏止的陷入了思念之中。一,我的爷爷我突然间想起了我的爷爷,伴着那抹熟悉的微笑,他的脸庞逐渐在记忆里变的清晰起来,家乡的风
蓝色,蓝色,还是蓝色,现在的球场上我们只能看见蓝色飘荡,只能看到蓝衣军团的将士们在笑傲赛场。当阿布开着,切尔斯基号驶进斯坦福桥时,似乎已经预示着一个不寻常的球队的掘起。当数亿卢布如雨落般砸向欧洲时,变啦,变啦,一切都变啦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