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冷风与落叶相伴;窗缝之间,冷风一丝丝地吹进来;窗旁的我正在给自己的搽上抵抗干燥和爆裂的润肤露。突然看到楼下一位中年妇女,在冷风中不断的搓着自己的手,不禁让我想起妈妈的手。小时候,我总爱牵妈妈的手。每次,和妈妈去逛街
回到家已是傍晚,踏着那条熟悉的回家的路,老远就望见母亲正倚在门前的大石柱旁。不时地探头张望着,张望着。近了,近了,才看清她脸上那丝幸福的微笑,“妈”我激动地叫了一声,“来了,快,快进屋吃饭,”母亲激动得嘴巴直颤抖,忽而又
我有一个好妈妈,她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好妈妈。我的妈妈长着一张瓜子脸,一头瀑布般长的黑头发,高挺的鼻子上面有一双闪着智慧光芒的眼睛。虽然妈妈不怎么高,但我还是很喜欢、很佩服妈妈。妈妈是个中学的语文教师,她对学生们的要求很高
我的妈妈是一位白衣天使,她对病人一向非常热心,不仅是一个好牙医,更是我心中的榜样。有一天,妈妈送走了一个又一个病人,下班时间早就过了。因急着参加一个学术辅导班,她一边套上风衣,一边走出诊室,正和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撞了个满
初二年级开学,黎安做了我的同桌。黎安如花,黑发微卷,皮肤白皙,天生一双女孩气的丹凤眼,爱用眼梢看人。举止也文雅,伸手取物用的兰花指。只可惜,黎安是个男生。现在想起,黎安外貌颇似张国荣,连举手投足都有点像呢。黎安热爱女生,
第一次看见他,是在阿姨家。我在这头,他在那头,倚那古老的墙壁,低头看自己的脚尖在地上来回摩擦。那天,他穿的很隆重,却依旧遮掩不了他枯瘦的身材。他就是我的第二个老爸。我静静地走近他,似乎让他很紧张,“嗖”地一下站直了身子,
院子的中央立了一株老槐树。弯弯曲曲的枝丫相互交错着,偶尔漏出一两片淡淡的阳光。一层层苍老的树皮伏在树干上,静静地刻画着岁月的痕迹。一只大花猫在老槐树下蹒跚,搜寻,随后又安然地在一支旧竹椅旁躺下。大花猫偶尔会抬起头看看那些
难忘父亲深沉的爱,难忘母亲日夜操劳的身影,难忘好友体贴的问候,难忘恩师细心的教诲,难忘亲人们的关心疼爱……难忘的人总在身边,熟悉了,也就难忘了。但是,有那么一个人,我跟她素不相识,甚至我连她在哪里也无从知晓,而她却是我难
上小学的时候,第一个班主任印象最为深刻,大概是她爱哭鼻子的关系。教我们的那年她刚拿到教师资格证,是所有班主任中最年轻的一个。又或者是她的小辫子,显得她很孩子气,也让我们这个本来孩子气的班级更加孩子气。班主任爱哭鼻子,但翻
成为好朋友是一种缘分,我和马天吟就是。五岁时,我们相识于游泳训练班,开始学游泳、都是从全托幼儿园出来的、爱玩电脑、是区合唱队成员、都会乐器……她长得非常可爱,一个“小”字在她的身上体现得最突出。小小的个子,排在队伍的最前
谨以此文纪念离开我们的至爱亲人2006年2月21日,农历一月二十四日,大舅舅病逝。享年64岁。大舅舅的突然离去,出乎我的意料。一个礼拜前,我还到地区医院看望过他,那时,尽管他因头痛而显得痛苦不堪,谈吐困难,但思维还十分清
再次守望,天际仍是如此广阔,没有一丝杂质,浅浅的蓝衬托米白色云彩的惊措不安,它忙碌地在苍穹中走动。长满黄色小花的枝条从阳台上静静地垂下,风一吹,又开始躁动。开始觉得,这一切是如此的美好。于是,我开始学着微笑地进入考场。这
张老师在清晨的春风里走入学校。这是个轻盈的季节,但张老师步伐沉重。他走在楼梯上甚至可以听见自己重如千斤的脚步声。皮鞋在空气里响着沉闷的呼吸,但是他仍走了走去。走的过程中他偶望窗外,看见太阳已经升起,阳光闪耀时张老师已伫立
安静的小山村里,因为有了她的存在而改变了模样。每每问起岚姐,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呆了这么多年,日子是怎么过的。她总是淡淡一笑,然后又陷入了沉思。许多年前的高考,她因三分之差落榜了,她相当清楚农村出身的孩子该做些什么。为了使
“淅沥、淅沥……”窗外的雨仍在下着,似乎没有停歇的意思……琳,一个刚上高中的女生,她平平凡凡,因而她没有受来自学校的任何干扰,安安静静地度过每一天,大家认为她很幸福,但谁又明白她心中真正的苦呢?她也是凡人,也是一个正值花
跑道上,运动员们个个精神百倍,整装待发。他们明白这场比赛的重要性,集体的荣誉,个人的辉煌在那刹那间将凝固成历史,也将铸就那闪闪发亮的奖牌。在第八跑道的角落里,脸色苍白的若林似乎有些无助,马上就要进行1500米长跑的她更显
我的生命如流水一般,已缓缓的流淌了15年,但我认为他是不平静的。这其中有平坦的原野,有深深的低谷,有高高的大山,但水无论流到哪里,最终将汇入那茫茫的大海。而那大海,就是我的爸爸。晚上,我们一家人坐在一起说说笑笑。好久没有
我的妈妈是一个充满"爱"的人,在我的记忆中她对工作有一种无限热情,极端负责的爱;对外公、外婆有一种十分尊重,体贴孝敬的爱;对家庭有一种任劳任怨,无私无悔的爱。对我呢,是慈祥的爱,有师长春天般的爱,有朋友之间相互谅解、互相
自19年前我从娘胎里“蹦”的一下来到这个世界上,我还没离开过妈妈。也许说名义上她是我的妈妈,但实际上她比姐姐还像姐姐。开心时,她能抱着愉快的心情跟我分享快乐;伤心时,她会静静地坐在我面前轻声安慰我;烦恼时,她能把她所知道
爸妈离婚那年我四岁,我和哥哥被丢弃在奶奶家。哥哥只比我大三岁,但他却十分的懂事。也许从那时起,爸妈就不再是我的保护伞,而哥哥却用他小小的肩膀为我撑起一把伞。我很胆小,小时睡觉总怕黑,哥哥总给我讲故事。一个故事他会反复讲好
不知走过多少日日月月,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在高三这个特殊的时期,爸、妈,我想对你们说:辛苦了!爸,您辛苦了!您是一名普通的小学校长,却把学校所有老师和学生的利益看得比生命都重要。这个夏天整整两个月的假期,你在家的时间
爸爸最近戴上了一副新眼镜。款式典雅的金丝镜框,再配上合体的西服,铮亮的皮鞋,爸爸真有些气宇不凡了,连妈妈也夸他说:“你可真是老来俏了。”爸爸十分爱惜新眼镜,每天都要仔细擦拭一遍,他还时常指着眼镜对我说:“你对它可要手下留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漫步操场,无意间看见几个初二的学生正从操场看台爬向仅一墙之隔的师大一村,便冒出一个念头,何不邀几个同学也去翻墙。我和同寝室的三个女同学吃完晚饭,兴致勃勃地来到操场看台,找到了爬往师大一村的铁杠。
窗外的景色一片灿烂,在春雨里洗过的太阳分外耀眼。连空气中都没着泥土的清香,花草在过去的那场雨中舒展开骨骼,成长的格外努力。这么好的天气,我却始终要摸着那黑白的键盘,不能外出散心。跟这个黑色家伙打交道已经快三年了,我不否认
每次与他相遇彼此都有点尴尬。每次也都是他先向我问好打声招呼,我才回声好。有时我干脆话也不说,羞涩的一笑而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与他相遇总有种莫冥的感觉。也许是我有点内向,不太喜欢与别人讲话。但我始终觉得他跟之间有层隐形的
她是照亮我生命的第一缕阳光,她对我呵护备至,体贴入微,让我快乐与无忧,也是她对我严厉管教,斥责不断,让我痛哭和懊悔,她就是生我养我育我的人——妈妈。是妈妈让我体会到亲情的可贵与伟大,是她让我懂得做人要诚实、善良、尊老爱幼
这一天,爆竹声阵阵,行走在小巷里,左右观望,发现许多人家的神位上点了蜡烛,上了香。看着摇曳的烛火和缭绕的烟雾,我努力回想今天是什么日子。边走边想,见路边一堆还未完全燃烧完的衣物正冒着烟才恍然大悟,今天是农历十月初一。传说
又是一年的父亲节到了,在这里祝愿所有善良的父亲~节日快乐!呵呵,说起我的爸爸,小时候我特别怕他,因为无论做什么事爸爸对我的要求总是特别严格,所以在爸爸面前我很怕做错些什么,一旦做错了就会受到爸爸一顿严厉的教训。因此小时候
那个老头,很特别。至少我是这么认为。老头的脾气不是一般的坏,芝麻大点的事也会暴跳如雷。我告诉他,向他这样,一辈子都活着很累。他敷衍道:都半百的人了,凑合着过吧。老头很会做饭,也喜欢做饭,那天,他突然想吃火锅,我只好陪他去
我们之间错过了太多,她67岁那年我才出世,在我们生命交集的16年里,她没有留给我太多的回忆,印象最深的就是我每次到家时喊出那声充满甜蜜幸福的“奶奶”,还有她绽放的那个满是深深皱纹的温暖的笑容。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受到了无
有一天,我在家里看苏州新闻,看见了这样的新闻。有一位家境不是非常好人收养了几十名流浪汉,这则新闻让我觉得很意外,我想世界上不会有这种人的。就是这种好奇让一位从不喜欢看新闻的我继续看了下去。当记者采访的时候,穿着破衣烂衫、
千古多少英雄,长河流沙中,扼腕英雄泪,感慨入杯酒残尊。空余壮志豪情,一朝血洒,悠悠。 --题记青梅煮酒,为论英雄。然而,如何为英雄? “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下之志者也。”曹操对刘备如是说。
“一生要强的爸爸,我能为你做些什么?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啦!……”每次听到筷子兄弟的《父亲》这首歌时,心中总会有一根弦被一双无名的手拨动,难以平复,久久还在回荡着。那是我的父亲,一个伟大的男人,是我的骄傲,是我
看着镜中的那个女孩,我不禁叫出了声,这还是我吗?黑眼圈,大大的眼袋,惺松的睡眼,没错,这就是我——爱学习的我!实际上,我这人,开始学习并不努力,看见同学一个个追上我的脚步,我却仍会麻木不仁地继续向前走,有一次期中考试过后
广西武鸣县的农村生活是非常艰苦的,也许他们唯一的财富就是那一望无际的稻田。在他童年的时候,家中的黑白电视里放映着各种舞蹈,他总会被那些魅力四射的舞姿所吸引。但在他那个小山村里,没有人能够真正读懂舞蹈,对于一个没有任何舞蹈
许多人称赞老师是辛勤的园丁,哺育着祖国的花朵。我梦想自己是一名老师,和同学们一起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假如我是老师,我会用幽默的语言和同学们交流,我会以开心的笑容面对同学们,使他们紧张的心情放松起来。假如我是老师,在教学上
鲁迅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家,他的许多教育思想在当代看来也是超前和合理的。冰心(1900-1999),原名谢婉莹,笔名冰心女士,男士等。当代女作家,儿童文学家。着有《两个家庭》《斯人独憔悴》《去国》等探索人生问题的“问题小说”
我有一个小伙伴,她叫梁小莹。虽然人长得矮矮的,但心地很好,而且特乐于助人。记得有一回,我肚子痛,从上课到下课,都无精打采地趴在课桌上。小莹见我不舒服,就好心地过来关心我:“你怎么了,肚子痛吗?”我说:“嗯,不知道昨天吃了
有事出去,临走时,给了我一串钥匙,叫我把家里小木箱里的东西收拾整理一下。箱子里放着衣物,我一件一件地拿出来,正准备叠,忽然,“啪”的一声脆响,从衣服里掉出一个小木盒。捡起一看,木盒子大约十厘米见方,盒面上的暗朱色油漆大部
不知道母亲像什么,大树?小船?清水?或者什么呢……印象中的母亲一直像太阳边瑰丽的光芒,久久的辉煌着,至于像辉煌的什么,冥想了许久也不曾知晓。而父亲更像是一根擎天的柱子,苦撑着一个叫做“家”的天地。母亲给予我们生命的体验,
十五岁我以为我的世界全黑了,只因你的出现,它变成了黑白的了。至少,一直伴有轻生的念头,却从未付之实践……十七岁我快要中考了,很害怕,“父亲”说,倘若没有考上重点高中就不可以读书了,那时,我好恐惧。只因有你,我还不至于,方
玲第一次看到他是在台湾某电视台的MTV新人首播栏目上.银幕上的他不像当今众多明星那样对着镜头傻摆酷,没有因为想拥有一个引人注目的造型而穿上稀奇古怪的衣服,取而代之的是写着”YIDA”的单色T-Shirt和直筒牛仔裤,让我
清照,少女时期的你,清纯、可爱、调皮。你如那白色的水仙花,纯洁中透着些许的高傲。你也爱那与你一样透明的水吗?应该是吧,“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之后便是你那爽朗的笑声。”水有缓缓细流,温柔可掬,其亦有涛涛江水,气势非凡。
每当人们看到参天的大树,便会想起辛勤的园丁,是他们的精心栽培,才换来今天的枝繁叶茂。每当人们看到摇曳的烛光,便会感叹红烛的无私,是它们的默默燃烧给人们带来光明。在我的心中,敬爱的老师就是园丁,就是红烛……光阴荏苒,我们又
你最明媚的一笑,绽放的却是整个西周王朝的覆亡。——题记从你离开乡里的那一刻起,你便永远地失去了快乐。在你眼里,所有的荣华富贵,百般恩宠都不过是苍白的云烟,过眼而已。于是,你锁紧了娥眉,漠视一切。夜半笙歌,水晶帘卷,轻歌曼
回首人生,在我的人生大树上,已深深地刻下了十几道年轮;我的母亲也含辛茹苦地奉献了十几年,是母亲赋予了我生命,也是她自我呱呱坠地,便哺育我、教导我。依稀记得我小学时,每每遇到天下雨时,总是母亲拿着那把伞到学校接我。路上她总
江函秋影雁初飞,与客携壶上翠微。迈着细碎的步子,京都路上,一匹马从我身旁疾驰而过,我怔了一下,这个身影怎么会如此熟悉,气朗神清。回首相顾,那背影大有“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尽长安花”的骄盛,情致豪迈。破解我那翻滚红尘千丈
我散步在铁路上,思念的铁轨绵延千里。穿过城市的心脏,爱情像这茫茫铁路,海子从这头走到尽头。铁路的一端泛起袅袅白雾,鸟儿从头顶呼啸而过,我猜海子的灵魂一定飘扬在山海关那段凄冷的铁轨上。19年前,海子落寞来到铁路上,抱着《圣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读着李清照的诗,心里不由地一阵伤感。李清照是个多愁善感的女词人,读她的诗,始终让我们感到她那份细腻真挚的情意,那么的伤感忧愁,即使这样,仍愿意读她的诗,仍愿意与她一起伤感。喜欢读她的《
走过大唐的青山绿水,迈过大宋的幽幽古道;伴随着夕阳与明月,追逐着大漠与驼铃,我站在历史的尘风中放开歌喉,为你歌唱。烂漫。李白。携手天上的明月,相约庭前的百花,饮一杯浊酒,我为你吹一曲烂漫之音,余韵悠长,三夜未绝;放开歌喉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