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敬佩得人我最敬佩的人是我的姥爷。姥爷有着一双明亮的眼睛,长着一头白发,在眼角旁有一丝皱纹,笑起来是那么和蔼可亲。姥爷今年65岁了。下岗后,来到一所学校到当起了看门人,风雨无阻。好几次我们劝他这么一把年纪了,也该回家安
星期三的下午,邓老师满面愁容向我们走来。我可以看出邓老师似笑非笑,四哭非哭,真是“哭笑非笑”。近了,近了,等老师还拆一步就进教室了。我们急忙问刚跑完步的邓老师:“您跑得怎么样?”“有没有拿第一?”“ok,邓老师回来了!”
家,对我而言是一个永远温馨的“窝”。在家中,我可以放纵自己做一些异想天开的傻事,不必担心别人来嘲笑;在家中,我可以赖在床上一直睡到家人揪着我的耳朵才起床,把我赶起来吃早饭;在家中,我可以抛下一天的疲倦、紧张,沉浸于家的特
在人生短暂而漫长的路途中,给你快乐的也许是你的朋友,让你美丽的也许是你的追求,令你勇敢的也许是你的欲望。但是使你温暖的一定是你的母亲,是她用身体为你阻挡着寒气袭人的风霜,更用她的双手为你创建了一个温馨的世界。母亲永远是你
静谧的月光从窗口照射进来,我独自躺在床上想着心事。此刻的心情非常沉重,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出爸爸那熟悉的身影。记得我小时候非常淘气,常常惹妈妈生气,妈妈一生气就扬起手要打我,这时候,爸爸总会挡在中间说:“小孩子不懂事,别打
“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把最悲惨的部分留在别人生命里,如果人间失去几分离,还会不会又动情的演绎……”《折子戏》这首歌曾经在歌坛红极一时,它道出了众多戏迷对戏曲的爱。姥爷的一生钟爱戏曲,他的愿望是在戏台上结束自己那有限的
她是我们家的凝合剂,她是同行中的女强人,她是我的避风港,她是赐我身体发肤的恩人,她是我的好保姆,她更是我的好朋友。随着“哇,哇,哇”的哭声传来,冰冷的病房也顿时充满了喜庆的气氛,所有的人都兴高采烈地传抱我这个新生儿,没有
老照片看到一半,突然有了伤感。泛黄的记忆中,外婆,你的笑容被时间冲淡,离得好远,好远……小时侯,我很喜欢看你笑。那是一张不再年轻的笑脸,是一张眼里透着神采和嘴边挂着满足的笑脸。我常常在你的眼里寻找那个渐渐走近的我――一脸
她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家里很穷,是一个农村人,皮肤黑黑的,头发已经花白,眼神也变得无光了,满脸皱纹。村里人前人后都说她是个“丑女人。”可有一个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是——她是我娘。当我还是一个哇哇大哭的孩子时,她用她的
内容提示:您对我们说:“所谓的好运气,就是在人生中能抓住一次次出现的机会。机会无处不在,只有珍惜它,才能够取得成功。”上课了,您穿着黑色的大衣,大步迈上讲台。或是吟一两首自己新作的诗词,或是提一两个饶有趣味的问题,这样,
每年的清明节,我们都到江边祭拜我的祖祖,而今年的清明,我却还要祭拜那个在我心中印象模糊的爷爷。爷爷生前没和我们住一块。原想让爷爷和我们一起住在景洪,可爷爷却怎么也不肯离开故土,怎么也不肯离开他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因为那里
一个人在一生之中总会有一种好奇之心牵引着我们,带领我们去寻找属于我们自己的“宝玉”。然而,这块“宝玉”到底是什么?谁也不得而知了。我们只能是在不断的进入迷宫,再出迷宫,再不断的迷失与找寻之中茫然的与我们的“宝玉”失之交臂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在最高点乘着叶片往前飞,让风吹干,流过的泪和汗,重重的壳挂着轻轻的仰望。——周杰伦《蜗牛》自从转学之后,每天上学我都会骑着自行车穿过一条很长很长的小巷。三年了,我离开家乡已经有三年的时间,可如今的一切
高中的生活总是那么地让人难忘,那些一起笑一起哭的日子,一下子全都涌上心头,想到不久就要分开,就要各奔东西。我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酸味,当我跨进高中的大门的那天起,我就告诉自己,要好好珍惜在这里的一切。但是我没有做到,现
6岁时“嘣——”地一声响,一个小女孩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而旁边站着一位十分冷漠的人——她的父亲。他只是一味地站在那儿,冷漠地看着女儿。尽管女儿那细小的双腿上已是鲜血淋漓,他还是无动于衷地站在那儿。,女孩望了望他那十分空洞
我是一个爱做梦的女孩儿,儿时的我有着海一样蓝的梦想。在岁月的流逝中,我数着日子,守着美丽的心愿慢慢长大。去年,正当我挥手告别绿色的童年,跨入人生新的阶段,准备编织更美丽的梦时,母亲突然病倒,卧床不起。家里没人照顾,我只好
我承认,我与父亲的关系并不好。我们经常不见面,一年中见不上一次,甚至两三年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在我的世界里,父亲的概念不是很清楚。上一次见面是在两年前,其间只有短短的二十几分钟,我现在还记得我们说过什么。“儿子,爸现在要走
话说世人皆认为理科班是男生们的天下,常呈现一派“阳盛阴衰”的景象,什么数理化全是男生们的拿手好戏,可女生就不一样啦,脑袋瓜面对“万有引力”“元素周期律”就是不开窍。但是,且请各位看官来瞧瞧我们这个理科班的女生――之一“很
这是我始料不及的。叶叶盯着那乞丐,惊诧地睁大了她那双清澈的眼睛,怎么会呢?这么繁华的地方怎么会有乞丐?而且还这么惨。我说,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这就是生活,懂吗?其实我也不懂生活。叶叶是那种好学生,乖巧到很让人喜欢,让人
最近喉咙有点痛,真不是滋味,还有呢就是那种在等待中忍受的那种煎熬,真的快熬不下去了哦,真想早点远离现在这种状况,为什么呢?在这里工作没钱,没出息!不过呢,这样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好事,好好享受现在这种在困境中的感受,这样才会
同样喧嚣的车站包裹着永远吵闹的人群。我在稀嚷中找了空位安定下来。在斜对面是一个土气的中学生。或许是毒阳晒黑了皮肤,或许“天生丽质”。他黑黝的圆脸挂着腼腆的苟笑,死人一般的没有容颜。我看不清他的眼,仿佛一层雾隔开了眼球,叫
奶奶,我想对你说,说许多我内心深处的话。可你听不到我内心的呼唤,你从来都不给我机会。望着天上的那颗星,我想哭……当婴儿的哭声划破黎明天空的寂静,没有慈祥的亲情的老人的面孔,显现在她的面前。也许这也就注定了婴儿今世得不到隔
因为妈妈对我而言,已经不是什么很主要的存在了!所以,爸爸是我的全部……但,我发现!在爸爸眼里——麻将比我重要。我知道他很累,需要娱乐和放松……能和朋友玩玩是很开心的事情,我无权过问。可是!真的很难过,那种被无视的感觉……
林是我台湾的女友,热衷于天涯海角到处跑。前些天,林在邮件中告诉我,她在新疆的吐鲁番遇到了一位五六十岁的日本妇女,她自我介绍叫洋子,是个独自走丝绸之路的女人。洋子皮肤黝黑,一路上,她不在乎住宿的条件和食物的优劣,但只要有人
时间被某种情绪所敲碎,均匀的撒在身体里,转动关节,调整方向,都会有碎片拗进肌肉、血管。对每一秒时间碎片的捕捉,镜头下发黄的过去和锐利的未来,怀抱着倒计时一样的心态慢慢前行。记忆里湿漉漉的早晨,所有蒸发着喜悦和汗水的青春,
有时候,回忆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承受,那些过往的聚散离合、年少轻狂,很甜蜜,也会很苦涩无味。故事往往就穿插在这一段又一段回忆的海洋里,荡漾着甜蜜而苦涩的浪花……那时候的你很可笑,可笑得连写自己的姓名都写分了家还不服气的说
积压在箱底的心,已经很久很久,青春已逝,寂寞凄清。是否,唯有见着阳光,才能重获生机。——题记窗外的藤蔓正贪婪地吮吸着阳光,而我,活在光亮当中却始终不能触碰阳光。外面的精彩与我的心被这扇门隔开了,家不大,我也已习惯了一个人
前言:这是一个关于我跟一位语文老师的故事。时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昨天还在高一的生涯中追逐跋涉,一恍,今天已悄然来到了高二的门前。回首,大多数记忆已朦胧难辩,惟有那位我尊敬的语文老师,还清晰的留在我的脑海中,一脸严肃,似
守护梦境的绿眼睛少年,夜夜飞过她的窗台,散播翩翩的梦切虫,畅游橙色的黄昏之海。呆在空无一人的星球,终于等来了——期待的声响。她勇敢,乐观,同情心像触须一样,与大地的脉动紧紧相连,她的天性越来越强大。幻想的翅膀掠过她的光滑
每当到了入夜的时候,我家的窗檐下就会来一只小壁虎,只见它穿着一件黄棕色的外套,先用它吸盘似的爪子紧紧吸住檐壁,把身子倒挂下来,然后静悄悄地趴着一动也不动,耐心地等待着猎物。“噗噗”一只飞蛾飞了过来,撞在纱窗上,然后就在那
轻细的雨花,像飘忽的雾,白茫茫的,亲吻着人脸,微微觉得痒;又轻轻濡湿着衣裳。雨伞仿佛是风帆,在雨色蒙蒙中载浮载沉;又像一只只大翅膀,东南西北,无边无垠,因风四处飘航。沉默的雨,无声胜有声;逗人的雨,真叫人喜悦。可以不必穿
季羡林说:“世界上无论什么名誉,什么地位,什么幸福,什么尊荣,都比不上待在母亲身边,即使我一个字也不识。”我已经记不清当年的母亲是怎样拖拉着我们这个家走过那风雪如晦的岁月,唯一能记住的就是她鬓发的变化。女儿是远飞的风筝。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多年前,当我初次见到这首《虞美人》时,懵懂的我就已被它的忧伤所感染。而今,我又一次吟颂着
初识余光中,则是他感人肺腑的《乡愁》,知是一个诗人,一个饱满浓浓情意的游子,渴望越过那湾浅浅的海湾。在识余光中,是那意味深长的《听听那冷雨》,冷雨顺着夏门街的幽幽巷子,一直淋漓到我的内心。也正是那一季又一季的冷雨,敲打着
有一本书,叫《感悟母爱》,它告诉我们母爱是伟大的;有一首歌,叫做《天堂》,它告诉我们,家是伟大的;有一句话,说:“温柔的避风港”,但我曾经深深地害怕回家。父爱如山,只因欠在表达,所以我们难以感受。母爱不同,它不像父爱那样
A面哎!碍!唉!哀!高中,我变了好多。高中校园,每个人的呼吸是那么急促、紧张,而我却常常不由自主地发呆,想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并且总是沉浸在过去不可自拔。哎,可是,为什么我把初中倒带,无论倒到起点几次,他都一直驶向终点,直
秋风又吹起了,从我眼角而过,匆匆逃走却那样催人泪水,虽然没有万里无云,而灰蒙蒙的这片天依旧让我想起这个自古悲凉的季节,我握着笔杆,心无所思,静静抬头,又望见那鲜红的天安门,简简单单,一层红漆包着几片木头,却是我唯一的收藏
你,带着清凉淡雅的香,夹杂着泥土的清新,给予我的。————题记友情像是一朵花,两个朋友为她浇灌,看着他成长。常常想起,那些时光,汇集在脑海里,构成一幅清晰的画面。曾经的点点滴滴,浮现出来。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在我的印象
我已经度过了十五个春秋,在这十五年里,我交了不少的朋友,唯独没有注意我的同桌,虽然我和他的关系不错,在一起做了两年的同桌,可是我没把他当成好朋友,但是,一件事改变了我的想法。我的同桌是一个帅气又幽默的男孩。去年,在一个节
看看时间,老妈快要回来了。为了装出一副勤学苦练的样子,我恋恋不舍又毅然决然的关个了电脑。屋子顿时就安静下来了,我又有一些后悔。我起来活动活动,走到窗前惬意的望了望。在这北方再普通不过的小城本没有什么风景。楼下的路很宽,上
天阴沉得很,小城拥挤在黑色的云彩中,人们都熙攘着要离开这危险的区域。夏天的风雨总是来得迅速,看见了浓云就得跑开,否则就被淋个通湿。看那鲜绿繁密的树叶儿多么快乐啊,它们拥挤着,拍着掌,渴盼着灼热夏天的一点儿凉意。在这行人匆
每隔四天,村西头总会出现他的身影。恰逢此时,被妈妈逼得无奈的我,拎着一双破的不能再破的塑料凉鞋,垂头丧气一步一步的捱到村西头,将鞋子一甩,相隔五步距离,鞋子飞到了鞋匠的面前,一只反着,一只歪了,“快给修修!”我甩下一句话
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题记最近要抽考了,历史书是个热门人物,同学们个个和它亲热得不得了,早读课捧着,路上走惦记着,回家睡觉抱着,满脑子夏商周,满脑子青铜器……上节课复习中国古
听爸爸说,我刚生下来那会儿,真是对不住前来看望我的亲人。当亲戚看见我时那份惊恐和转身离去的情景,好像世界末日,这是后来我无意间听到妈妈说的。我不知道小时候我丑的程度,每次问爸爸,他总是笑咪咪地对我说:“谁说你那时丑的?你
清风、鸣蝉、皎月、繁星?景色依旧柔美,只是,那年的浪漫随风而逝。您唯一留下的,只是淡淡的幸福。纵观您的着作,我最喜欢的,莫过于童话和散文了。先谈谈童话。记忆依稀记得,小时候,童话是最好的玩具,也是最好的玩伴。当阳光透过云
我不是一个安分的人,更准确的说我是一个十足的“坏孩子”。在家中我就一直是一个惹老妈伤心的“祸根”,应该说我的家就象一幅古老的水墨画,而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墨点,我没一次“惹祸”都象墨点的一次不安的跳动,激起朵朵墨花,又会引
出了正月,走进乡村,总会给人一种寂寥的感觉,村里所能见到的,大多是爷爷奶奶辈的老人和一群群稚气未脱的孩子。孩子们只顾着上学、玩耍,老人们则或在田间辛苦地劳作,或在家中操持家务。年轻人都进城打工去了,只有他们留在了乡里,守
轻盈的白褶裙,牵引出浪漫的追梦人,缕缕青丝、淡淡微笑诠释出浩瀚沙漠中醉人的容颜。为了爱情背井离乡,浪迹茫茫的沙漠;为了理想只身一人,行走于万水千山。认识三毛是因为那首她作词的《橄榄树》,这是一个漂泊于远方的游子,在心灵孤
小学五年级时我第一次读韩寒的文章,佩服他;初中二年级我视他为偶像;高中二年级时我很有理由鄙视他。以一篇《杯中窥人》捧走新概念一等奖。我很承认韩寒的才华。事实上有很多成了名的人只是机遇问题,那时的韩寒可以说是既有才气,又得
虽然,你没有英雄一样的伟大事迹;虽然,你没有舍命救人的感人事迹;虽然你就像是百草中一株普通的小草——一位普通人。或许你的一生很平淡―但我还是想为你喝彩。不知道你现在的病情怎么样了,但我想,你一定会坚强的闯过一关又一关―因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