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的故事[一.第一滴血]

1.进城我还在黄药师身边的时候。他说,一个刺客想要活的久,就要极其低调,不应该抛头露面。后来我发现,这很难。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黄药师每次看到我练斧都会紧皱眉头了。风华正茂的八尺男儿,手提六尺青铜长斧。低调得可能性几乎为零。就像黄药师自恋时说的那句话一样,“一直以为只要我隐居,就没有美女认出我是帅哥。但是我错了,像我这么拉风的男人,好比那暗夜里的萤火虫,田地里金龟子,是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特别是我那忧郁的眼神,零乱的发型。嘴里叼着的狗尾巴草。还有我脸上迷人的疤痕,都深深的出卖了我......”但他脸上并没有伤痕。所以我每次恶心完之后都会狂殴他,让他脸上出现“迷人伤痕”的愿望得以实现。我想,我应该尽可能的低调。于是,我将黄药师给我的烧饼吃个精光,然后用空袋子套在了长斧上。当我看到套子居然能将长斧完全套住的时候,我才知道我究竟吃了多少烧饼,于是我吐了好一会。我将套上黑套子的长斧背在背上,我猜这时的我更像一个背负诡异长剑的少侠吧。然后我掏出古铜镜,闪入草丛中易容一番。大步的走进了K城。2.另类的第一次这并不是我第一次踏入K城。好像是3年前,又好像是10年前。反正是很久以前,我来过这刺杀目标。那是我的第一次刺杀,我的第一次给了那个人,那人的第一次也给了我。第一次死亡,也是最后一次死亡。所以我觉得我赚了一次。很高兴。但是那的确是一次很狗血的刺杀......那天我很早就到了K城。跟踪一天过后,我困了。于是,在那人走进传说中的XX院(就是那种...)的时候。我便在那XX院旁边的草堆中睡了下来。一觉醒来,天色漆黑。他刚巧也醉醺醺的摇了出来。我上去试图把他弄醒,未能如愿。只得把放到一个伸手不见手臂的地方。因为那时的我是很人道的,所以我用手指头先戳了他一下,我说:“哎,我是刺客,来杀你的。知道不?听见就吱一声吧~”他说着梦话:“来啊,过来啊,给大爷笑一个......”话还没说完,我就一斧头给他终结了。妈的,欠揍的见过不少,这么欠揍的还是第一次见。然后我发现,我气急之中,居然是用斧头把戳死了他,我突然间就觉得我在剑道上的天赋是那么的高。那晚我失眠,一直在考虑我是不是应该去练剑,后来我成为了一个仗剑天涯的剑侠,找到了我心爱的人,过着甜蜜的生活。当然,这只是想象......终究我是没练那剑,不为什么,就因为它和贱是谐音。于是,世界上依然有一个长斧刺客,只是少了一个天才剑侠。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