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之死

未曾知道死亡后人是否存在于另一个世界,倘若存在,那对那些眷恋生的人,是一种痛苦;对那些轻付死的人,是一种幸福;而那些无意识到死亡却死亡的人,会快乐的生活在生的世界。--------题记我第一次见到死人,是在少年时期。他僵直地躺在床板上,身体覆盖着一床的白棉被。面孔硬生生的暴露在刺眼的灯光和压迫的空气里,双目紧闭,他遗忘了世界。他的嘴大张着,像是在死神狰狞的迫近的时候,要用急迫的呼吸来平稳对死神的恐惧,用贪婪的呼吸表达对生的眷恋。周遭虚伪的号啕,未见泪下而汗淌。不知所云的经文如同八百只讨厌的苍蝇在“嗡嗡……”地制造恼人的噪音。他只是静静地沉睡着,一切与他,已无关联。我却见到了他生时暴突的眼珠,枯硬如同鸡爪的双手向我挥舞,似乎要抓住什么。他是那样的深深地眷恋这个世界,却无力改变生老病死的自然法则,他只能用挥舞着双手,急促的呼吸表达此时此刻,对生和死的全部情感。他最终在那一刹那的平静,然后带着深深的遗憾和往日的甜蜜划上了主观世界的句号。我只能沉默,我的心被生与死所震撼。他从未教我生活,却在临终的前后,给我上了一节关于人生最本质的课程。第二次见到死人,也是在少年时期。然而,这个死人死去的时候,与我相隔三十年。我再一次被他所选择的死亡方式所震撼!一个人,是在什么样的精神状况下,可以那样决绝,那样冷静的对待死亡?一个人,怀抱着对海的无限向往,是什么促使他搂着自己的精神食粮,以年轻的尚在绽放的迎春花,义无返顾的躺在火车轨道上,安静的催促死神的镰刀割碎自己的身体?又是什么促使他,验证了马路上鸡被急驰的车辆压轧的粉身碎骨场景和人到底有什么样的差别?无疑,他认为自己的死会是一种幸福。否则,一个对死都无所恐惧人,又为什么非要以那样惨烈的死亡方式结束生命呢?只有一个答案,追求幸福。或许,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时候,他在过着他追求的幸福生活……有一个人,叫江南。他见证了爷爷的死,见证了海子的死。在他死亡以后……他在少年时期的某一天,在街边快乐的采集着蒲公英的种子,当他对着满手的蒲公英的种子吹了一口气,他的世界顿时飘扬着无数白色精灵,他睁着他无邪的眼睛,追逐着飘扬的精灵。他回到了家。他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些白色精灵为什么会在一刹那间成了红色精灵,在明媚的阳光离他愈来愈远,他也永远不知道,为什么他永远年轻,永远14岁。他快乐的生活着,无所置疑。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