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亭

好漫长的梦,又是他。他就那么径直向我走来,我忙扬起长袖遮住脸庞,却依旧从薄纱缝隙里望见了他熟悉的微笑。他越来越近,荡漾的眼波直直的勾着我的魂,我惊羞的向后退去。突然天旋地转,如一纸落叶,就那么旋转着。梦醒,又是一头冷汗。(①)“丽娘,你怎么了?”突然一阵刺痛,我打了个激灵,低头一看,手指凝出一滴血珠,竟染红了薄纱上鸳鸯的眼。莺莺吓了一跳,忙去药屉找药,我转过身,摇摇头。是他,又是他。心里想着的,念着的,竟都是他,那个梦中人。每每想到他,心里总是一阵慌乱,他的笑容,他的眼神……脸颊不由自主的热了起来,定是脸红了。婉儿看出了端倪,取笑到:“你该不会是看上哪家公子了吧?”心里秘密忽地被撞破,“胡说。”我低下头,眼里是藏不住的欢喜。可,怎么却又那么失落?抬头看看天,竟没有一丝阳光。就如梦中的灰暗,那么不真实。他也是那么的不真实。(②)一大早起身,就听见厅堂吵闹的很。挑开窗前薄纱,院子里竟是厚重的彩礼,红的金的,在阳光下刺目的很。我忙披上长衣,穿过绿荫笼罩的长院,偷偷藏到大厅的屏风后,窥望着动静。“伯父,小生今日前来造访时间是想与您长叙令千金的婚事。”“王公子免礼,吾家莺莺正值婚嫁之年,王公子你一表人才,来的恰是时候,恰是时候啊。”婚事?婚事?一下子竟慌了神,我急忙躲开,却一头撞上了屏风。一瞬间天旋地转,径直地倒了下去,脑海里空白一片,却撞上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是父亲口中的王公子,睁开眼,只撞上了一对温柔的眸,那怜惜的眼神,直令我心痛。恍惚间,我又看到了他,也是温柔的眸,却多了些说不清的物资,那些物资,令我着迷。我捂脸逃开。(③)婚期越来越近,耳里满是张灯结彩的声音。那声音如蚊鸣般徘徊不去,令人心烦。我用被子捂住头,将自己反锁在房间。心里却是他,梦中人。梦境越来越清晰,王公子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每次我推开他,心中总溢出心疼,撞见他的眼神,无辜哀怨的眼神,直敲碎我的心。可我的心早已被他夺走了,那个梦中人。我突然下定了决心。(④)那晚,我隔着院墙看着王公子心急如焚。我逃了出来。我要去找他。哪怕去天涯海角。可我就这样掉下了山崖,在寻找的路上。(⑤)我又看见了他。他向我走来,第一次抱住了我。我感觉到了,他的心跳。我闭上眼睛。我们不会再分开。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