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君

这个是第一次写这种文章,所以有许多语法错误等缺点,希望大家包涵,也提出我的不足..谢谢每天下午落日都是异常惬意的,有着诗一般的味道,而站在淡淡的金黄色阳光下,更有一种释放感觉.对于我这种日夜颠倒,不停工作的人来说,偶尔有看几岁大的女儿玩耍,而且是在这个惬意的时分,十分难得,属实可遇不可求的时光.正当女儿在马路上冲向属于她的家时,马路左边疾速地驶来一辆私家车,我脑海里涌起海浪笔直般的想法---将女儿推离这个灾难.而后,眼目里只有淡淡的金黄色天空耳朵却响起不相符路人甲乙丙的惊叫声,说话声,哭泣声,还有女儿撕裂般哭声.疲惫的我用尽仅有的力气张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几位穿白大褂的男人和女人,还有哭肿了眼的女人.他们的脸部都打上马赛克,而且还不停的扭曲变化.病房忽明忽暗,忽红忽蓝.我只能听到自己激烈的喘息声.穿白大褂的男人瞬时就在我床边,说着听不懂的外星语,我被催眠了.张着眼睛的我被催眠了,时间快速的向前移动,身体似乎恢复到车祸前,脚被像人用着鼠标一步一步向着医院阳台点击前进,打开阳台的门,淡淡的金黄色阳光从门框洒在身上,没有一个人在,刹那间我就坐在高高的阳台栏杆上,感受到心脏在以250次/分钟跳动.有一只手放在我的手上面,我转过头望去,是她,依稀感觉到是我的妻子.她眯起她的双眼,笑着说:"你,永远是我的ABC君."逐渐连她的脸都看不清,但似乎又看的清楚;依稀感觉到是她,但又似乎不是她;感受到整栋楼在晃动,但这次是真的,我直接摔到地面,淡淡的金黄色落日阳光照在我死去的尸体上面.我又再次张开双眼,依旧是淡淡的金黄色阳光,可场景却是我发生车祸的地方,旁无一人除了我的妻子在我身边外,我不由得惊悚到,妻子用我多年熟悉着的笑容回应着我,她把手放在我脸庞说道:"你,永远是我的ABC君."我连滚带爬的想逃离这个地方,忽然在马路的右手边疾速地驶来一辆私家车,我再一次车祸.一声清脆的鸟叫声,惊醒了我,淡淡的金黄色阳光从写字桌旁的窗户外以丁达尔效应方式照进来,印在桌上三足鼎立般杂乱无章的文件上,是一个小资情调.我伸了一个懒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