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木头的联想

今天看到这样一段话:“一块木头是什么?就是一块木头。这个回答并没有什么错,但它还是什么?这就要看具体情况了。拿它来给老师用就是工具;拿它来烧火就是燃料;拿它来做家具就是原料;拿它来和坏人斗争就是武器,拿它到法庭就是证据。但还是那块木头,这就是质的多样性。由此我联想到一团面。一团面是什么?就是一团面。这个回答并没有什么错,但它还是什么?这就要看具体情况了。它可以捏成“猫耳朵,可以包成饺子,可以擀成面条,可以切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可以揉成面团;它也可能是毒贩贩卖的毒品。但最终它还是这块面,这不也是质的多样性吗?有人也会想到,一个人是什么?就是一个人。这个回答并没有什么错,但它还是什么?这就要看具体情况了。他坐在教室里,就是一个学生;给病人看病就是一名医生;给同学讲课会是一名教师;他在庄稼地里忙碌,他就是一个农民,如果他象焦裕碌,牛玉儒,任常霞那样为人民办事,他就是一个优秀的人民公仆,如果他象成克杰,胡长清那样,他就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大贪官……如果你是一块木头,就要做一块对人类有用的木头,如果你是一团面,就要做一团对人类有用的面,如果你是一个人,就要作一个对人民有用的人!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