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萍

那冉冉升起的如柱的炊烟,那亘古沉默、永流不息的小溪,那驮着夕阳踽踽独行的老牛,还有那小树林里青衣裳麻花辫的捉知了的女孩,都如冰糖葫芦一样,一颗一颗地串在记忆这根细长的银链上,品起来很香,很甜。捉知了的女孩叫清萍,是我在家乡认识的朋友。记忆中的她总是穿着洗得发白的青衣裳,长长的麻花辫垂在后脑勺,瘦削的脸略带红润,漆黑的眸子中闪着兴奋的光芒,没有一点儿乡下孩子的腼腆。第一次见面,我上下打量着清萍,抿着嘴唇没有说话。清萍却自动来牵我的手,说:“走,我们去捉知了。”她取了长竹竿,牵着我的手跑向田野边的那片小树林。早晨的树林中,数不清的鸟儿忘情地展示着它们婉转动听的歌谣,不知是我们的到来惊扰了鸟儿,还是那顽皮的鸟儿故意与我们玩闹,它们时而在树梢上下小憩,时而一哄而散,在树林上空飞舞盘旋,不知疲倦地叫啊,飞啊,没有片刻的安宁。参天的大树上,蝉声如织。清萍蹑手蹑脚地靠近大树,将竹竿往上伸。她屏住气,目不转睛地盯着,小心翼翼地不让竿子碰到树枝,怕惊吓了知了。待竹竿顶部的网兜与一只肥大的知了平行时,她用力地猛地一扣,知了应声落网。“夏天的时候,捉上几只知了,放在透气儿的笼子里,听它们清脆地叫上几声,心里可舒服了!”清萍微笑着,露出两颗很好看的牙齿,“若是在秋天,在屋前的草根上,停着一只青绿色的昆虫,那便是纺织娘。你悄悄地靠近了,用手指捏住它的翅膀,拿细绳绑住后腿,系在桌腿上……”她兴致勃勃地告诉我。直到那时,我才知道,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女孩竟懂得那么多我从来未听过的知识,竟有那以多好玩的趣闻。可见清萍的见识要比我多,视野也比我开阔。她是个善于与人交往的阳光女孩,我在家乡度过的日子,总有她陪伴在我身边,与我一起欢笑。在我记忆的长河中,最深刻,也最难忘的,是那穿着衣裳,扎麻花辫的女孩——清萍……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