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的心

我们把家搬到湖边的一栋楼房以后,我常常听到从邻屋传来悦耳的钢琴声。有时候是格里格的曲子,有时候是肖邦的圆舞曲,弹得最经常的是贝多芬的《月光》。这个弹奏者,似乎总是把旋律弹得比一般人慢一些,但很好听。有一天,爸爸告诉我,邻屋那个弹钢琴的,是一个盲姑娘。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瞎子,能弹得这么好?这怎么可能?几天后,邻屋的舒尔兹太太带着女儿来拜访我们家。她的女儿伊丽莎,就是那个弹钢琴的盲姑娘,满头金发,很漂亮,如果她不走动,谁也不会发现她是个盲人。她有一双蓝灰色的眼睛,很大,很美,但是没有光泽。她生活在无边的黑暗中,我真可怜她。但是伊丽莎却总是微笑着,说起话来也没有一点儿唉声叹气。她知道我来自中国,而且和她年龄一样大,高兴得拉着我的手连声说:“我们做朋友吧!我还没有中国朋友呢?”第二天,爸爸带我去回访舒尔兹太太家,还没走进她家的门,就听见伊丽莎的琴声了,她弹的还是《月光》。我和爸爸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等她弹完了一段,我们才按响她家的门铃。伊丽莎听说是我来了,高兴得什么似的,拉着我的手又笑又跳。在她的房间里,我看见了好些使我吃惊的东西。她有两个大书柜,里面放满盲文书籍,听说有很多历史和文学的书。她的桌上放着一台供盲人专用的电脑,她天天在这台电脑上记日记、写作。她告诉我一个秘密,说她将来要当个作家“我心里什么都能想得到,什么都能看得见!”她笑着告诉我。听舒尔兹太太说,伊丽莎两岁时患病失明了,但她一直很开朗,很要强,所以她的学习一点也不比一般的孩子差。她学钢琴付出的工夫要远比其他人多,为了记下曲谱,她不知花了多少时间,终于培养出听一遍就能记住的惊人本领。舒尔兹太太说起她的女儿时,既伤心,又骄傲,她说:“伊丽莎有一颗光明的心。”我们离开的时候,伊丽莎送给我一大捧鲜红的玫瑰花,她是自己从院子的花圃里为我采来的。回到家里,我把玫瑰花插到花瓶里,这时,窗外又传来了伊丽莎弹的《月光》。我想,舒尔兹太太说得真对,伊丽莎有一颗光明的心,她的世界是不会被黑暗笼罩的。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