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愿繁花

失去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虽然还有色有香,却失去了根——(老舍)题记。一个母亲对一个孩子,就好像根对花一样重要。根努力地从地里汲取养分,想要让花儿快快长大,他们的劳苦,他们的执着都藏在地底里,所以人们一味的赞美着花的美丽,却忘记了只有根,才会有盛开的繁花。于是,我们建立了了三月八日的妇女节。有些人选择送妈妈礼物,有些人选择亲手制作贺卡,有些人给妈妈洗第一次脚,有些人在饭桌上和妈妈说说掏心话,而我望着辛苦了一天的妈妈,竟不知用什么措辞才能说出我内心深处的表达。是啊,十四年了,每年的这一天都是母亲节,为了这一天我们准备了好久,可到最后还是不得不承认,有些话,只能通过行动来说出口。记忆力她永远是那么的年轻,永远是那么的有活力,纤纤细指洁白无瑕,记忆力她永远是那么的美丽,永远是那么的爱笑,谈笑间扬起了乌黑的长发。那一瞬,我忘记了时间的残酷。而如今的她,眼窝变得深邃,头发开始泛白,我握着她的手,很瘦很瘦,唯一不变的只有那掌心传来的阵阵温暖,爱意依然。“妈,我还是给您捶捶背吧。”我移到她身后,蜷缩在沙发的一角。用握成拳头的手慢慢捶,捶她的背,她的脊椎隔着肌肤摸起来很舒服,从上再到下,每一个动作都精心而尽量显得随意。:“往左一点,嗯,再往右一点。”她半垂着头,脸上好像只有嘴角的肌肉在动,我看不清她的神情,更无法猜到她的所想。但我能做的,又有什么呢?每次想要为她做什么事情,她都委婉的拒绝:刷碗,做饭,洗衣服……她做的事情总是比我多的多,我做一点小事就累得不成样子,而她呢?她告诉我,因为她是母亲,所以她为我做的事都是理所当然,我不必为她做些什么。花根从不图回报,她默默地养育着花瓣,花蕊,可她只要看见他们的安好便能够满足,而那些被养育的花朵们,也只有更加努力的生长,来感恩那些深埋在地底的根——那是他们的母亲。捶击的力度越来越轻,但那说不出的滋味却肆意蔓延,直到我的心灵深处。“感觉舒服点了没,妈妈?要是不行,那我就再捶会。”“恩恩,谢谢你了。”不,要谢谢的是我,妈妈。有您给我的爱,我一定会绽放出最美的繁花。谁愿繁花,爱自天涯。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