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蛋糕

累了一天的武警官兵们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了医疗队的大本营。“妈妈,警察叔叔来了!”“武警同志,你们来了啊?!”“今天是小卡奇的生日我们怎么能不来呢?”一个武警蹲了下来,摸了摸一个约摸5岁的小男孩的头,“是吧,小卡奇,说吧,你想要什么东西?”那个叫小卡奇的小男孩吱吱唔唔的说:“唔,恩,那个,我,我要吃蛋糕。”“咳,乖,咱不吃蛋糕,晚上妈妈煮鸡蛋面给你吃。”卡奇的妈妈拽了拽卡奇的衣服。“可是,妈妈……”“大姐,没事儿,生日一年才过一次,再说孩子想吃就让他吃吧。”武警们一边戴上帽子一边说,“小卡奇,等会儿好吗?叔叔这就给你买蛋糕去哦。”“恩,叔叔,我会很乖地在这儿等你们的。”“乖。”瞧瞧地震后的汶川吧。繁华的街道顷刻间就成了废墟。哪儿还有蛋糕店,哪儿还会有人开着蛋糕店?于是武警们驱车来到了北川。一家家紧紧关着的大门似乎在预言小卡其的蛋糕注定的落空。为了可爱的小卡奇,武警官兵们跑遍了北川的大街小巷。也许是看到了这一幕吧,上帝在一条街道上安排了一家蛋糕店,武警官兵们好容易才找到的那家蛋糕店。“请问有蛋糕吗?”蛋糕店很冷清,只有一个女服务员。“不好意思,这儿的蛋糕要提前一天定做。”女服务员满怀歉意地说。“那么,可以帮我们现做一个吗?”“真抱歉,蛋糕师傅已经回家了。”一个眼尖的武警战士看到了橱窗里的那个唯一的蛋糕:“那么这个呢?”“真不好意思,这个是别人定做的。”上帝是个调皮的孩子。一个被他们忽略的女子突然开口:“请问,我给我孩子订的蛋糕……”“喏,在这儿”那位女子应该看到了把着急写在脸上的武警官兵们了吧,她接过了已被女服务员包装好的蛋糕,递给了武警官兵:“你们似乎比我更需要它。”“可是……你的孩子……”“没事,他明天才生日,我再定做一个就好了。”“恩——好吧,谢谢大姐。”说着武警官兵就把攥在手心许久的纸币塞到了那位女子的手里。“这钱我不能拿,就当我的一点儿心意吧。”说着,纸币又回到了武警官兵那被石头划伤过的强而有力的大手。……他们就这么推搡着,但天色已晚,武警官兵怕小卡奇会等急了,就接受了蛋糕。待那位女子的身影消失后。武警官兵就把钱拿给了女服务员:“这是刚才那位大姐明天要的蛋糕的钱。”一阵尘埃扬起,蛋糕店里又只有女服务员一人了。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