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山茶花开

又是一个静谧的夜晚,那深蓝色的天空依旧那么迷人,可能是因为有月牙儿在那的缘故。人们都说月亮是为最善良,最易感动的姑娘,谁有什么不幸和哀愁,她总是怜悯地注视着他,有时还会流下泪来。想必她这时是不忍心去看那不幸的人儿吧!所以才掩住半个脸,但她那朦脓的月光还是同情地泻在了大地上,洒在了窗外那片山茶花上。月牙儿和我同岁,听妈妈说在月牙儿出生的那天晚上,她的妈妈就永久的离她而去了。月牙儿从小体弱多病,她不爱动,不爱笑,不爱和同学们一起玩。所以在学校她常常是一个人。其实,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她的话也就多了。那一天,她跑来告诉我说:“姐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话一说完,她便拉起我的手,往外走。她把我带到了她家门前的那块空地里,然后指着远处笑着说:“看那儿,好美的花。”她望着远处,脸上露出了两个豆粒大小的酒窝。我发现吗,月牙儿笑起来真的好可爱,令人好喜欢。我朝远处看了一下,是的,好漂亮的花呀!我们笑着,牵着互相的手们来到了那个美丽的地方。我们不知道这花叫什么名字,它和我们高差不多,有许多的分杈,每个分杈上都开着三四朵红花,朵朵都比杯口大,像雪球似的那红艳欲滴、清香四溢的花朵,给人一种清新、快乐的感觉。我们都知道,我们喜欢上了这种花。我们互相笑了笑,几乎同一时间。我们将手伸出去各摘了一朵艳丽的花,然后赶紧跑离了这儿。我记得在第二年,我和她如去年一样,跑到了那里,当了一次“采花贼”。同样这花对我们来说仍是无名花。不过也就在这一年,她趴在我的耳边告诉我:“我爸要结婚了。”我问她:“你想不想有后妈?”“我不知道。”她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说。看着她泛泪的双眼,我懂了。自从她的后妈生下了弟弟,月牙儿就更瘦了。每天放学后,她都要匆匆忙忙回家,做家务。有时,她还要被后妈打、骂。从此以后月牙儿也很少来找我。我每次看见她,她都是瘦瘦的,忙忙的,脸上彻底没有了笑容。后来,我们家搬到了街上,我和月牙儿真的分开了。我们再也没有一起去采花了,而我现在才知道这花叫“山茶花”。四年前,我得知,月牙儿发高烧,接着就……转眼又到山茶花盛开的季节,我再也没到那个美丽的地方去了,而月牙儿永远也不可能知道我们曾一起采过的花,喜欢过的花就叫“山茶花”。夜深了,温柔的月光洒满大地,一切都像披上了一层银纱。而那山茶花将永远开下去,永远开放得这样鲜艳,火热,永远让人喜爱,然人难忘。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