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有过同样的心声

拳头的重击已卟满足,等待【寻找】失去的自我虚伪,戴着面具。逼自己“装”——无时无刻“装”。能做什么?除了装,又可以做什么?并非白痴,没少根筋。能洞察那欲碎的玉(友情、爱情凝成的玉)任支支利箭(悲的病原体)戳穿脆弱的(一碰就碎)心(尽管我坚强开朗)任滴血打破死寂的世界(死了的心)……渴望白痴无忧无虑生活;渴望瞎子不用面对虚伪的勾人忧伤的张张面孔;渴望聋子不用聆听刺耳的,锐利的声声话语(刺穿人心)……一个个狭隘的池塘(心胸)身边的虚假,伤人的一切。我不能表现出懦弱、悲伤。唯有装,一味的装——装痴、装笑、装若无其事……泪水忍不住溢出时,只能偷偷躲在角落任它肆无忌惮往外泄。没有依靠,没有拥抱,安慰都没有的我将愤怒汇于拳上猛击墙头。声声巨响;坑坑洼洼;滴滴鲜血……却没有丝毫知觉。伴行着心在滴血,刀的绞拌……好冷,好痛……我迷失了自我。不知谁是我?我是谁?本是血气方刚,吃不得半点亏,却为何能一再忍让,做出那么多惊人而又痛苦的事?没有了往日的桀傲不驯;没有了昔日的风流潇洒;没有了以往的任性贪玩;更没有了那种男人的气势,我怎么了?到底怎么了?每天的强颜欢笑又有谁了解背后那忧伤与沉痛?可又有几人能做到强颜欢笑?每晚的失眠。太多的“为什么”(不乐)抑制不住的泪水渗透了枕头——夜深人静时分庆幸,我还可以幻想。平日想做的,想要的……唯有通此途径达成。它——我的精神支柱。除了亲情,它就是我的全部。若它也弃我离去,相信……不!坚信我会崩溃,甚至……自知这是逃避。想面对,但又没那勇气。以往的高傲、自信、血气如今的落破、沮丧懦弱像折了翅的雄鹰,断了爪的猛虎——是爱的因素么?不可否认,丧失野性的我已成了懦夫。我渴望狼,霹雳狼——那野性、不羁……我渴望海燕——那高傲,视生命如草芥……我渴望伊特芙利之祭——古罗马竞技场的战士,不畏惧死亡而奋战,涉及死亡边缘的战鼓声,战士将不再为仇恨而战,不再为胜负而战,甚至不为自己而战,有的只有宁死也不停止的斗志;而在这时,他们将会超越这世上所有思想逻辑,都无法解释的终极力量,好像他们的生命奉献给战神一样,这是场没有死亡就无法结束的血祭。我迷茫。谁救救我!谁是我指路明灯?谁带我走出这迷茫的黑暗的大海(现实生活)我不想再漂泊孤单堕落下去……我在等,等那人的出现……真的会有吗?在这样的生活?(现实生活)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