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鞭炮

“快起床!下雪啦!”我猛地从甜美的梦中惊醒,迷迷糊糊中瞥见窗外的一片银白,“瑞雪兆丰年啊……”外婆端着一碗家乡的煮豆饼,热气和香气铺面而来。我狼吞虎咽的一扫而空,赶忙穿戴好。门外,外公正等着我来点燃这雪天的第一挂鞭炮。我裹了裹身上的棉袄,接过外公手中夹着炭火的火钳,左手因为害怕而紧紧捂住了耳朵,双腿一蹲,瞬间变得十分滑稽,看着我将手臂伸地离鞭炮远远的,外公直摇头:“你这样哪点得燃啊!你还可以再近点嘛!”语气里充满了不耐烦,他便一手拿出打火机,蹲下准备点燃鞭炮。失败了。我看着不燃的鞭炮,失望到极致。外公着急的想上前来帮我。我看着一次训练胆量的机会准备擦肩而过,连忙阻止外公,在放鞭炮的安全距离内,我又离这条“红蛇”更近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右手死死的握住火钳,小心翼翼的将烧得发白的炭火放在鞭炮长长的引线上,一秒,两秒……时间仿佛被冰雪凝固,可鞭炮还是没点燃。我不信邪,进火盆里挑了一块燃烧得正好、通红通红的炭块,紧紧地卡在火钳上,零下几度的天气里我穿着棉鞋的双脚已经冻得僵硬,腿也蹲地发麻,双手竟然也开始不听使唤。鞭炮极其“配合”地没有一点要炸开的迹象。我倔强的不许外公靠近一步,生怕他把鞭炮点燃。我正挫败地准备退到一旁。外公又在催促了:“你到底点不点啊!胆小鬼!”外公看着我,直跺脚“算了算了让我来!”我又将火钳放置引线上。思绪又有了几秒的停顿,我盯着引线,心里发麻,但手却没有移开。“嘶嘶”声响起,白烟冒出,我一下子紧张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直到鞭炮已经炸开我才猛地把火钳抛在了一边。鞭炮声噼里啪啦的直撞耳膜,我用双手死死捂住耳朵。硝烟弥漫,我看着外公笑逐颜开。我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呼出的气立刻变成白雾,身子也不再僵硬了,我知道,点燃的不只是鞭炮还有我的信心。雪又开始下了,纷纷扬扬,飘飘洒洒。我伸手接住雪花,却并不感到寒冷,我知道,这鞭炮已经如同我对新的一年的勇气一般炸得更热烈了。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