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梦

做了一个具有神话色彩的梦,一开始好像是由空间我和XX的对话引起的,当时我特生气,他好像也感觉出来了,静静地,我们都不搭理对方,过了许久,我缓步走上台阶,他也跟上来了,我听见他的脚步声,没回头,只是很不屑的说:“你上来干嘛?!”他随即停住了脚步,我猜想他还是会跟上来的,到了YY的身边,(那好像不是一座房子,说不上是什么)我们似乎是心灵相通了,没说话,他伸出胳膊,示意我可以搭着他一起走,我把手自然的挽在他胳膊上,他正准备运功,打算以旋风般的速度带我下去,,我故意生称头晕,不舒服,我只想拖延点时间,让XX看到,希望她会说服YY带他一起下去,过了会,我似乎看到有个人影倚在墙角,我知道是他来了,我又假装头已经不晕的样子,(感觉好猥琐)要求YY现在领我下去那个神秘的地方,我和他贴的很近,我不敢睁开眼,说白了我是怕这阵风暴,几秒钟的时间,我的脚触碰到了厚实的地面,有种很安全的温暖,放眼望去,这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土地,就连野草也长得不那么顺利,大部分土地是空着的,只几处有些些矮的可怜的杂草在风中摇摇晃晃。我眼前的一切景致都是如此荒凉不堪,但我不怕,因为我身边是个好人,是个疼爱、喜欢我的人,他法力高强,所有的困难都不足以构成困难,我像小小孩似地搂着他的胳膊前进,我想我一定把它抓的生疼,但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迈着坚定的步伐朝前方走着。望不到边际的荒原在我们三两步的抬脚落脚中越过了,感觉好神奇。。。。。。此刻,我眼前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花草树木,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繁密茂盛,高大的树木把阳光遮的严严实实,我沉入了这样的画面,忘了身边的人,随着感觉向前走,我脱离了YY的胳膊,在前进的过程中迷迷糊糊的,不知不觉又回到了现实中来,但是却不见了YY,我想一定是他把我送上来的,我到的那会正好是落日的时候,我知道隔了一条河的那道神秘的大门又要关闭了,它每天都和太阳同升同落,我好想进入那扇门,把YY带出来,虽然我什么都不懂,没有法力,甚至连路都不知道,我想他一定是遇到危险了才把我送上来,怕我受到伤害,他是那么的好,那么善良,我在心里祈祷着:“你一定要好好的,!”来到刚才走过的台阶,没看见XX了。。。。。。回到家,只有奶奶在,我很惊愕那么晚为什么她都还没休息,她也出乎意料的没问我一句话,就连我那么晚到家也都无所谓的样子,忽然间一种恐惧感袭上我的心头,心扑通扑通的乱跳,无规律的呼吸在如此宁静的夜晚开始变得急促,屏住呼吸,我听到一个人平静而有节奏的气息,但不是奶奶,是个女女,她的模样我没看清,她一身都是黑色,很适合地和夜的黑暗融合在一起,。她单手搀着椅背,一副审视的目光盯着我的脸,像是揪住一个多年的仇人,死死不肯转移角度,看的我心里发毛,。她似乎是透明和半透明的躯体,又像是一阵轻烟,不注意是观察不出的,我开口了,:“阿妈(闽南话),你看到那个人了吗?”我怀疑是我视觉的错误。“看到了,”奶奶镇定的说,(我真的没看错!)双脚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我开始恐慌了,那个女女慢慢接近我,向四周望去,没有一个人,连奶奶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我不知所措的一直往里靠,当身体贴到了墙壁,我知道我无路可退了,惊恐的双眸里有着不消失的若隐若现的她的身影。。。。。。我不记得她对我说了些些什么,但从她给我传递的无声的信息中明白,她把我当情敌了,她喜欢YY,她是那个神秘世界的人,这次来到我们的世界,是为了取我的命,,我不知道解释了什么,好迷糊的说……她不听我的解释,只是一心想置我于死地,她开始变得疯狂,一副想吃人的模样,家具全被她破坏得不成样子,只要是她走过的地,没一处是完整的,。转了一圈后,她开始实施她真正想做的事,——杀我!当她冲过来的那一瞬,我喊了YY的名字,异常大声,(这又能怎样呢,他不可能听到)我变得得无力了,她掐着我的脖子,我感到眼前一黑,整个躯体就软了下去,瘫倒在地,。。我不知道是昏过去了还是断了气息,只是浑身都软软的,丝毫动弹不了。然后便听到急促的铃声,噢,原来已经是6:00了,我得起床背课文,但感觉浑身真的是很酸,头也很晕,(咳咳,我又在纵容自己了,)心疼下俺们自个,继续躺下睡觉觉……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