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季节

当日子一天一天地长大,我开始翻找挂历上远去的童年。我怀念篱笆上碧绿的小青瓜,怀念绕着花儿飞舞的蝴蝶,怀念篱笆脚下的小鸡娃,怀念在篱笆外荷塘中夜夜歌唱的青蛙。毕竟,人的一生中,透明的只有一个季节——童年。童年,天空是蒙着光洁的玻璃纸的,滤去了世间的尘埃与喧嚣,只有单纯而又率直地仰望着头顶的那片瓦蓝。童年,心中有一方清水池塘,涌动着最童稚最纯真的好奇,一只蛐蛐的歌声就能泛起阵阵涟漪。童年,手心里捧满了一个个美丽动人的童话,缀着开满鲜花长满小草的结尾,伴着咿哑的歌谣,掌间拍出兴奋和自豪。在这个透明的季节里,风在歌唱,花在蜜语,晨露在草尖上舞蹈。在这个没有隔阂没有猜忌的年龄里,秘密是公开的,零食是平分的,心事还挂在天边没人肯要。还记得那热闹的夏季,举着绑上网袋的长秆四处捕捉树上的知了吗?还记得河边沿岸那尾尾晶亮的鱼,瓢瓢黑亮的蝌蚪吗?还记得绿茸茸的草地上蛐蛐悦耳的竖笛声吗?看你嘴角调皮的笑意,是不是还记得那次困贪玩回家晚了被爸爸的大手掌拍疼的委屈吗?也只有在那个年龄,我们才会疼了就哭,乐了就笑,才会有颗糖掰成两半的认真和撅起嘴转身又拉勾的随意。因为每一次长大,意味着加固一层自卫的墙,把自己裹在谨慎和理性的小心翼翼中,因为长大就是稳重,懂事,就是知书达理和言而有信,就晃能再天真,胡闹。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