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那遥远的归路

几件衣物。一套行囊,装着那颗破碎的心。他哭泣,莫名的哭泣,对着天空哭泣。诗书汗青星灿烂浊酒清茶日黄昏。试问天下功名者,此情何必再迷茫?哭,终会听。泪,终会干。继续沿着这人来人往的路,哀缓地走下去。没人会注意他,这只是,一个落魄的断肠人而已。不错,落魄的断肠人。一步一步走回家乡。点点炊烟,这个江南小镇,多么熟悉的家乡。默默地摔在床上,拌自己入梦的,是扫不尽的哀伤。他私心了,没有白花花的银子,一切不过是空谈。他恨,恨自己为什么没有银子。他的父母,只是普普通通在土里刨食的布衣白丁,他如何忍心去向父母要那父母想都不敢想的银子,他毕竟早已长大,不再像年幼时那样的无知,他得抗起这个家的重任。死心吧,他对自己说。草草完婚他接过上辈传下来的锄头,跟随父亲,劳作在田间。父亲如同其他农民一样,为一点多余的收成而感到惊喜。能有谁知道,父亲旁站的他,曾是一个莘莘学子,曾寒窗十年。不过,迎接他的只是无尽的哀伤,并不是金板题名的喜讯。望着京城的方向,心中的苦楚,不禁一点一点的涌上心头,葛然,两行泪顺着脸庞滴在了地上。“孩子。是爹害了你”不,是那些鱼肉百姓的贪官污吏害了我!三十而立,自己却只能在这里用曾经画舞仓頟的手。擦去自己的泪水呜呼,念吾三载至今读书来,多少日夜寒冬。几经风餐露宿,却换来空一场。但愿他日朝风正,安得天下学士尽开颜。无声,谁也无声。风无声,水亦无声。放锄更衣,上山到寺。施主才华横溢,不宜枉费一生,不如万事皆试一试,必有收获。他,下山。他,总觉得乞丐自由自在,万分潇洒。便也要试一试。他捡了个破碗,上街了。“小弟,加入我们丐帮好了。“于是,他进了丐帮。但每每受欺的,还是他。吃不饱,穿不暖,自己的血汗钱还被抽了八成。夜晚,又得拌着他人的恶臭入睡。他走了。回家。烧了担好炭,去市场谋生。谁也没想到,这炭物美价廉,颇为紧俏。一时间,风靡本县。半打半年,怀着血汗钱和那东奔西走凑来的一百两银子,赴京赶考去了。一百两银子换来了一句考官的“等着吧“他考中了,名列一百名。丐帮的人来了,他始料不及。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