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散记

一是夜,读《浮生六记》之《闺房记乐》,见三白与芸情投意合,又同是浪漫洒脱之人,不觉乐矣。而芸却死,不知三白该如何度日,又叹!三白娓娓道来二人情谊,有幼时藏粥的两小无猜,也有成亲之后女扮男装同出会友的惊险之趣,发生于乾隆年间,那个礼教森严的时代,实非一般人可为!更有七夕乞巧,月夜畅谈,对饮为乐之趣、之忆。“愿生生世世为夫妇”的缠绵尚在耳畔回响!见憨园,芸竟为子图之,义结金兰。我不懂,是该敬佩,还是该叹息!但总是,二人有过那样一段记乐之时,且任三白细细轻轻缓缓写来。忽然又想起陆游,三朝错莫,只剩的宫墙柳,空叹息。又不知不觉中悲上心头!也罢,且睡去。2007年2月8日二忽然就这样喜欢上了在晚上微黄的灯光下读《浮生散记》的感觉。今晚读《闲情记趣》好不畅快!那般潇洒自在而又惬意的生活,令我神往!云真是一位奇女子。既大胆又心细,即不拘于时又温柔聪慧,亦可持家。丈夫手足无措的时候,她所出的点子,令人叹服,又都是那样浪漫魅力。又有巧手,善厨艺,会女红。三白得妻如此,实在是好福气啊!要想,那年月,三白芸娘与三五好友,优游于天地之间,三白身着芸所制衣袜,芸小看三白品诗论画,来往相伴,便是一幅最好的“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美图啊!那样自在的生活,那样聪慧的人儿,那样深厚的情谊,令我羡慕,恍如浮生!都是日常之事,确信起,有趣,可爱。如海音《城南旧事》萧乾《老北京的小胡同》都是那样淡淡而又深刻的记忆,令我欣喜,感动!闲情中的智慧,即使贫困,也美丽着。好美的芸。那样的真,那样的痴,却又那样的境遇,天之不公!!!2007年2月9日三今晚读《坎坷记愁》竟有泪水盈眶。像三白与芸,同为浪漫多情之人,亦不谙世事。本不应有入世之心,但亲旧争端,误会,损友……却悉数加之其身。其心本善,故皆忍去,其中辛酸谁人知晓!却最终落得个颠沛流离,惨死异乡……他们的情,他们的真,太不相适!本有青君逢森一双儿女,承欢膝下,可谓美满。却无奈相别,此为永别!弥留之时,芸叠声“来世”,三白心中该又怎般不舍。谁信来世,我只要今生!来世,太久太久……终得归,父亲死,弟争财产,见有恶人索债,终得背家,仍出走!像那俩潇洒之人,本不应遭此坎坷,却一一尝尽世间辛酸,人情冷暖。写下这些文字,似又见三白轻轻握着芸的手,诉之曰:“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是啊,除却巫山不是云……2007年2月10日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