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老”的冬天

过冬了。还在想着你的15岁吗?你长大了。16岁,徘徊着郁闷,徘徊着愉悦,徘徊着16岁的青春。青春,赶在明年初春的时候我还能青春么?不,我老了,老得一塌糊涂,老得潦倒,老得不记得我真的老去。将老非老的我回沉浸在童年的梦,就像寂寞的房间里的老人,正在敝帚自珍。我很高兴,也很庆幸,因为我还有梦,梦里繁华,梦里氤氲,梦里花落知多少。垂在江南河岸的杨柳,向风展示着自己的舞姿,可它兴许不知道,风已厌倦了。因为,一切如旧。小时侯,总会在梦魇中醒来,然后毫不吝啬地付出我的汗水,然后打湿了我的汗衫。而如今,我再也没有梦魇。因为我老了。人老了就会失去某些珍贵的东西,这是公理。过冬了。我会在寂寥的街头篡紧我的衣襟,使我的身体不至于与寒风亲吻或是拥抱。因为我老了,我怕一场感冒把我打在床上,然后长眠。我会靠着镜子傻笑,然后在笑中泛出了眼泪,泪珠滚烫,灼伤了我的双眼,然后我的双眼便模糊了,我的眼皮就会很累,累得让我不可抵挡地合上了双眼,然后眼睫毛上垂下一滴苦涩的泪。大人说,一生中流泪最多那一年称作流年,所以,流年似水。似水流年,每当我翻阅词典的时候,总会跳过这一页。因为我怕,我怕现实,那个流水不再回返的现实,那个日子不再的现实,那个我已经老了的现实。老船长忧伤地望着海鸥,因为别了,便无法再邂逅了。过冬了……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