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的迷雾

如果说,18岁的河面上起了大雾。那么多的只是心情的悲哀。好久好久,似乎那条混沌的河面上的雾再也不会散去,几个孩子的身影渐渐的倒下,是死亡,是最终走向死亡的道路。不过,似乎谁也不会再去理会,再去看得见,偶尔会有些冲动,悲伤,渐渐地逝去,渐渐的逃脱了自己的眼睛,我们面前的迷雾,偶尔会散开些。偶尔的偶尔,我们的年龄,那种懵懂似懂得年龄,总是会令人感到迷茫。或是我们太过于悲伤了,一直想写出自己内心的文章,可是偶尔有觉得太过于做作,我是想写死亡,却又写不出了偶尔,我已经习惯了悲伤,偶尔,我已经习惯了走向死亡。偶尔的偶尔,走在大街上,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我看不到前方的路,只是突然觉得,前方离我好遥远。偶尔的时候,我发觉到自己始终的是那么的渺小,仿佛一阵风就可以把我吹垮掉。只是突然看见,寂静后的悲伤,在这阳光里慢慢的前行着。谁也看不到我的身影,我默默地走在人群里,偶尔,抬起头,看不见阳光,却看到了一道道的悲伤。记忆,就如同黑白电影一样无声的放映着,谁也看不到其中的色彩,有时候,它会感动着我们落泪。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吹散这些记忆。无声,无息,无影,无踪。我突然发觉自己貌似要消失,可以忘却掉很多很多的事情,人。那么,那那么多那么多的都是悲伤的记忆了。一场散去的电影,电影院的椅子上,留下了几个人的背影。不知道,这是不是好的结局,只是觉得,悲伤残留在心里,会有几个人的悲伤存留在心里,谁也不会看见,谁也不会顾及谁的内心。只是突然发觉,那么那么多的悲伤。有些时候,我看不见他们,我的眼睛突然变得模糊不清,谁也看不清谁的泪水,谁也看不清谁的脸颊,谁也看不清谁的悲伤。我知道我们都没有错,只是这个年龄,思考些,悲伤些,偶尔偶尔,总是那般的胡思乱想。然后就是一片沉寂,悲伤过后的明媚,渐渐地泛出了禁止线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