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愁绪向东流

往事如梭,逝者伤怀。一幕幕真实而又泛黄的记忆如潮水般在脑海涌现。身边的血泪与酸辛已汇成了一条潺潺细流,它陪我一同跨过拼搏的三百六十五天。河水是混浊的,被灌到水瓶中也一样,瓶子里满是,满是土黄色的泥沙。透过瓶子,看到的只是混浊的世界。在瓶子的背面,没有那天空,没有那大地,剩下的只有痛苦。一次次的失败,如火舌般灼烧着脆弱的自尊。无奈,只道是命运太残忍,上帝并没有为我打造成功的伊甸园。一句句地报怨,湮没了前行的路。我总是固执地认为,这是最真实的画面——一粒沙子足以让整个世界少一份色彩。生活是灰灰暗暗的,犹如那没有结局的黑白片,永远,永远都只能浑浑噩噩地走下去。一路的跌倒,带着一份份的哀痛和累累的伤痕。四处张望,只见远方那瘦弱的小山无力地托着已气息奄奄的夕阳,身旁充斥的只有无助与惆怅。我尝试着将泥沙倒出瓶子,却发现水的速度更快。伸出手去,想捧住它,可留下的只有泥沙。无数次的尝试,伴随着同样残酷的现实。总是倒完以后,那可恶的泥沙才会跟随而出。那一滴滴总是那么碍眼!最后一丁点泥,总尾随着最后一滴水滑入河中。装回一瓶黄泥水,望着半山腰间的血色残阳,望着、望着……从沉思中惊醒,却惊奇地发现身边的水瓶变清了。泥沙沉淀后,只占去了瓶子的五分之一。扭曲的嘴角间泛过一丝笑意。远望天际,残阳欲颓,将西天染成一片绯红。第一次发现天空中的那一抹,竟如此美丽。我看到了,原来在我的身边并不仅仅只有那失败者的阴霾,还有那么多可爱的同学、敬爱的师长以及那些一直关心着我的亲人,在身边给我光明和温暖。踏在高中的土地上,一阵微风忽而拂过凌乱的双鬓。在这里感受到的不仅仅是激烈的竞争感,更有那如春煦般浓郁的同学之情、朋友之谊。我相信,我将在这里而重新创造一份属于自己的人生。“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禁不住低呤起屈子的《渔夫》,望断那一江愁绪,向东,逝去……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