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场突如其来的雨

经历了酷暑,总是会怀念那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就如有时候我们祈祷会念经文;有时许愿会不自觉的从脑海勾勒出那一道从墨夜乍然现身,翩如惊鸿的光芒。这些突然浮现的念头,铁笔银钩般,在竹简上一隐而过,却先入木三分。站在回忆的背后,我开始颤抖,开始咳嗽,开始变的模糊。我竭力思索那一场突如其来的雨,降生的确切年日。日上竿头,茶过三巡,我却先将脸色阴沉,眉头紧锁了。站在光明的角落,我拉开了覆盖住城市的窗帘,从阳台望去,无止尽的黑暗只能使夜显的越发深遂,除却我这里的一缕光,只余下蹁跹的长长的风在空荡中犹豫不决。我突然变得低沉,窗台上一盘吊兰在半空中盘旋不定,偶尔被夜风吹拂,发出一两下轻微的颤音,像是野兽负伤后的一声低喘。一颗尘埃,在尘世随波逐流,沉浮几十年,某一日,在竹林驻留,流连忘返。而我不知道,它是先习惯了喧嚣,还是先学会了逃避。而后,我反反复复,最后还是重蹈覆辙。想像与回忆的线条在我的焦灼中逐渐消瘦,那一丝乍现的灵光也变的飘忽起来,如果有一日我将色彩丢失了,那么我一定是丢失了她。时间走的无声无息,消失的无影无踪,有一天,我会在佝偻的背里找到它。那时,我会对着一盘吊兰喃喃自语,谁都无法知道我想表达什么。我只是颤抖,只是咳嗽,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已变的模糊。良久,我决定,关灯。任由黑暗漫过,我留守的阳台。生活始终会乏味,理想在其间沉淀或者陈伏,发酵一次,然后消失或是偏离。那一场突如其来的雨,我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来过。我的窗户,被风吹开,又悄悄阂上。漫无目的的星光洒在了殊途,月亮也许就死在了树梢。而那一场突如其来的雨,或许,她在我熟睡后悄悄来过。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