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花一样浪漫

清凉的午后习惯了怠慢,携着一缕有人的芬芳,而不知方向的自我飞翔,带着自己的翅膀,寻找,找寻那像花一样的浪漫。细腻的草线穿梭在夜色笼雾中,望着随音乐而飘舞的快乐精灵们始终把微笑来面对挫折。尽管,不知所谓的一摔再摔,也会看到比摔倒多一次的站起。溜冰场中——“又一次摔倒,真倒霉。”面对自己又一次不幸遇见“摔倒她母亲”,小韩再也无法尊重“长辈”而扶着护栏而自己在嘀咕。同来的朋友又不管他是否会摔破形象,而径直找那儿的美女MM去了。“看来自己真没那什么细胞,谁说的天生我才必有用呀?我什么事都学不会。”小韩气得自己面红耳赤。“嘿,小心!”在那个传说中的秦始皇遇刺那一秒,一只小手力弹千斤,硬生生地把小韩从离地0.01cm的地方托起。小韩正想着:“回到地面的感觉真好,幸福的日子又回来了。”但下一秒他就脑袋短路了。“刚才那神奇的力量竟是从一个美女中来的。”小韩拍打自己的小脸蛋,不相信这一世界这么奇妙。“谢谢喔!”弄了老半天才组织出这么一句你没有水平的话,小韩自语道:“这难道据是失传已久的美女效应?”小韩被自己搞乐了。“这样呀!别说得这么辛苦,太累了。”听她说话的语气,她应该是很随和,可以开玩笑的。小韩心中泛滥着。怎么说小韩也是校文学社的一员、,对这些说法还是很敏感的。这不,才听美女说了一句竟想到人家的品性了。感觉是抓住了风筝的线,小韩与她聊了起来。“嘿嘿,刚才短路了,别介意喔!看你那技巧,可以收徒了吧!”“呵呵!短路?也只有你这样说自己哦呢。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有技术呢?你又没有注意我,或许你一开始就在注意我呀?”说完,还不忘眨眨眼皮,一副很期待的样子。“你真逗,开了个国际玩笑呢。我呢,刚踏上这块土地,连站都站不稳,哪有眼力去注意你喔!那个——或许是你在观注我,不然怎么会说我在注意你呢?”小韩和她调侃了起来,两人其乐融融。“其实,是看见你扶住我那个动作的敏捷与稳健啦。只有有技术的人才知道网哪扶可以最轻松,不是么?”说完,小韩眨了眨单眼皮包装下的黑色眼眸,痴痴望着她。也许只有他们俩会这样互相眨眼吧!呼呼!“恩,哦,也对喔!也只有你注意到了这一点。”她似乎挺吃惊小韩的观察力的。“我呢,叫莫馨芸,你可以叫我小莫。”她似乎觉得小韩这人还不赖,直接介绍自己了。“呼呼,还真好听呢,我叫小韩。”在那幽幽灯光与清新的音乐下,小莫与小韩说了挺多,聊得很开心呢。此刻已把那同来的朋友给屏蔽了。“小莫,你教教我吧!行不。”说完很乖巧的伸出自己很是自豪的纤细的手。而小莫又像是在玩似的竟回了一句“我愿意”,然后笑着抓住了小韩的手便开始教。满脸黑线的小很学得很开心,也学得很快,这倒是出乎小莫的意料了。“嘿嘿,你倒是学得很快呀!30分钟前你可还真不稳呢!来了个大变身呀!”“我也不知道,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美女效应吧!”说完竟都脸红了。“小韩,那个,你会了,那我拉你去绕几圈吧!”几圈下来,很轻松也很和谐,看来那美女效应还真不错。“小韩,走了!”同来的朋友尽兴了,要走了,而苦了小韩还意犹未尽呢。小韩与小莫再说几句话就走去换鞋了,而小莫则扭头走到了一个角落,坐在摇椅上耸拉着脑袋思考着什么。“或许该去找她要个联系方式的。”小韩心想,便跑过去找小莫了,“小莫,你怎么了呢?是舍不得我了么?”小韩调侃着。“小韩,呃,那个你不是要走了么?”“想你了嘛,舍不得走了么?”“别开玩笑了”“哦,给我你的号码行不,以后联系呀!”小韩说话时望见小莫眼睛也突然亮了起来。“嗯,好啊!”小韩走后,小莫也似乎不像刚才那样了,便走去溜冰了。过了几分钟,包中的手机震动了,是小韩发来的;:“小莫,下次还一起溜冰哦!没有保质期,随叫随到。”此时,信息并未打开,因为小莫还在开心的微笑着,在溜冰场上,像快乐的小天使一样。我们那多华的青春年少,总带来太多的意想不到,而泛起微微波涛。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