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溯记忆的河

尽管四叶草隐身于三叶草中,却能让人产生追寻的欲望。因为四叶草极为稀少,所以人们给它起名为“幸运草”。由幸运草编织的网,看起来像疏漏的渔网,却能在记忆之河中打捞起人生最美好的时刻。早晨,刚清醒的我,慢而有序地为刚种不久的红豆松土,一条细小的蚯蚓被我从泥土中带出,似乎被我这个不速之客扰了眠,那无五官的头气势汹汹地向我怒摆。我不由得想起了童年与外婆居于乡下的日子。我正童稚地铲着沙子,一堆准备用于建筑的干净沙子。那天是雨天过后,当时的地还湿润着。外婆在厨房准备早餐,炊烟徐徐从厨房里漫出。我把沙子一层一层地移位,像是给洋娃娃换新衣服一样高兴。“咝咝”一声蛇怒的声音,也许是因为我吵醒了蛇的眠觉,一条蛇气势汹汹地向着我,吐着红色的警告,尾巴不停地曲折着。我吓得大叫,外婆架起一把大铲,把蛇压死在沙堆里。后来,每每谈到这件事,外婆还心有余悸,只是当时为了保护我,她竟然忘记了害怕。中午,一边忙着把不需要的食物放进冰箱,一边忙着煮午饭,一双温柔的手搭在我的肩上,回头,看见了一脸祥和的外婆。外婆,总是一脸的祥和。小时候,2岁还不会走路的我,常常由外婆背着。她不嫌弃我,不管去哪儿都背着我。一次访亲,外婆把我放在晒谷子的大平场上,许多小孩在那儿互相追逐嬉戏,我看着周围的一切,竟然就会行走了。虽然踉踉跄跄,跌跌撞撞,但这是我第一次行走。我回头对着外婆笑时,她还是一脸的祥和……晚上,月悬挂在黑袍似的夜空中,那缕缕耀眼的光芒似乎会灼伤周围的人。薄云悄悄地伸出慈爱的手,包容着月,月光因此而变得柔和。初中时,外婆支着老迈的身躯,替工作繁忙的父母照顾我的饮食起居。有一次,我在学校受了气,回到家中没看见合心意的菜肴,就大声责怪外婆,赌气不吃,摔门而去,把气全撒在外婆身上。早早地坐在教室里,莫名的怒气消去后,外婆颤巍巍操劳的身影浮现于脑海,顿然心中悔恨。回到家后,刚想道歉,就听到外婆从厨房传来的话:“在学校吃饭了吗?我热了饭菜。你想吃什么?我明天买。”我奔向厨房忙碌的外婆,说:“外婆,我错了……”外婆柔声说:“我没怪你。”外婆总是用她那慈爱的心包容着气血旺盛、年少轻狂的我。记忆的河,总是默无声息地流淌,漫溯其中,许多爱永难忘怀。而我与外婆的记忆洋溢着幸运草的馨香,珍贵而美好。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