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载荷

你笑谈过你的花白的头发,你说那是上天眷顾给你的一缕缕银丝;你提及过你额上的伤痕,你说那是绵延万里的母亲河。你总说你的童年艰辛而充满快乐,而我看到的仅有童年为你烙下的一个个——血与泪的徽章。岁月的巨石无情地压迫这你那已不堪重负的脊椎。曾经你为我刻下的身高,如今已全然成了你的标记。父亲啊,我已可以独自前行,而你却永远不再返回青年的直挺你渐显佝偻的身躯如一根长麻紧紧的束着我的心。父亲啊,我一直在等候等候你回复我“你的生命终究可以承载几许?”你说我是你甜蜜的包袱,我说你是永不放开包袱的那双大手。父亲呀,下辈子我愿做你的情人,栀子花开的时候,让我牵着你,走过人生的春夏秋冬。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