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

小时侯,我家做豆腐,爸爸很早就得起来,很晚才能睡觉。大年三十,爸爸还要出去卖豆腐,为的是多挣些钱,来维持一家七口人的生活。那时的事,我永远忘不了:在白茫茫的雪地上,爸爸推着载着豆腐的自行车回家了,他的脸很紫,耳朵也冻紫了,他咧着嘴对家人说外面可真冷啊,但没有丝毫埋怨的语气,脸上依旧有着他永远不变的迷人的笑。家里人口多地也多。夏天,地里的活很忙。爸爸天不亮就起来去地里干活,干一会儿再回来吃饭,回来时,他的裤子已经很湿了。给庄稼打药的活,也只有家里唯一的男人——爸爸来干了,晚上爸爸说他的肩膀又累又疼,能不累不疼吗?爸爸的背上起了水泡,都是让那喷雾器压的。娘说明天她去打药,但爸爸执意不肯,因为爸爸知道娘身上有病,他心疼我娘。现在我上了高中,每次放假和开学都是爸爸骑着电动车来接并且送我返校。坐在车后的我看着爸爸的背,这背不再像从前那样挺直了,明显地弯了,我知道,爸爸的背是累弯的,因为每次爸爸干完重活,他的背就累得直不起来,毕竟爸爸是快60岁的人了。是啊,爸爸是已经快60岁的人了,但是他还是整天忙地里忙家里不停地干活。因为爸爸爱这个家,爱家里的每一个人。爸爸把与家人的亲情放在了他心中最珍贵的位置,他对家人的爱永远不会中断,永远也不会改变,他的爱只会更加地无私和忘我。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