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胶鞋

市面上有一种胶鞋,绿色的面,黑色的底,最便宜的那种,而它就穿在爸爸的脚上。没有修饰,没有多余的部位,就像爸爸的个性。小时候,爸爸登着自行车带我上学,穿的就是那绿色的胶鞋,胶鞋随他的呼吸起伏,紧紧的抱着他,他的体温,他那清晰的心跳声,还在我的耳边,那么清晰……再大些,爸爸的在家乡的砖厂工作,穿的就是那是那绿色的胶鞋,只是上面多了土灰和褐黄的斑纹,那斑似乎是汗水浸的,有好像雨水泡的,腿去的是年华,沉淀的是我的成长。那斑纹还在,在鞋上,在我的心里。后来啊,爸爸给我开家长会,穿的正是那绿色的胶鞋,我那幼稚的虚荣心驱使我,我看着爸爸的鞋说:“爸,你换双鞋吧,你怎么……”爸爸也低头看了一眼,抬头说:“我习惯了”脸上是尴尬的笑,我突然心里一酸,是啊,我只在过年是看到他穿过皮鞋,我拉着他粗糙的手说:“爸爸,我们走吧…”我曾试过爸爸的胶鞋,冰冷的鞋底,糙糙的面。但我却感到了两个字——塌实。而现在,爸爸为了我到外底打工,我看了他寄回的照片:蓝色的制服,脚上穿的正是那绿色的胶鞋。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