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小孩乖小孩

她说,她要乖得让妈妈心疼。是什么时候有这个念头的?在有点叛逆期时,有点反冲,妈妈有点伤心。也是从那个时候,妈妈一下子老了。湾湾已经记不得妈妈漂亮的容颜了。那个妈妈称自己是村上一枝花的时候,湾湾笑得有点奸。她不想和妈妈对峙,那很糟糕。所以她想乖得让妈妈心疼一点,让妈妈对她怜悯一点。所以那后来,妈妈放了她。怎么理解呢?嗯拿猪来说,别人家女孩子是圈养,那么湾湾就是放养。湾湾一直觉得这个比喻再恰当不过了,她有时自恋的就觉得自己是个天才。只是内心真得有点不乖。她有点冷血,有点高傲,有点放肆,还有那么一点幼稚……不过是个的的确确的乖孩子,拥有着漂亮的躯壳,狡黠的笑容,介于天使与魔鬼的心灵,就是有点残酷,有点怜悯。从那以后,有点独立,有点孤傲。在后来就习惯了,一个人自娱自乐,悲哀的是,从早上看到晚上的电视,以至于后来到高中别人讲的电视是他5、6年前就看过的,真是觉得有点过分,把5、6年后的电视都在那个时候就看完了,以至于后来不再对电视感兴趣了。生活开始变得无趣,没有了电视的寄托,她开始看书,看别人的爱情,看别人的悲哀生活,看别人的传奇,看别人的欢乐与沧桑。这一切,在她眼里都过于做作。没有真实的感觉了,于是她开始进入自己的生活。高中,对任何人而言,就是神圣而不可侵犯,要生活,就得努力,让自己不后悔,让自己输也输得心服口服。于是她拼命的努力。那天体育课时,她爬上了体育看台的最高处,露天的看台,挡不住一点暖暖的感觉,她感觉好干净。从什么时候,她对生活感了兴趣,是什么时候她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只记得,在高二时,她写的随笔中还充满了颓废,一种无所谓。她庆幸与自己的觉悟,对世界的相信,一切都变得妙不可言。在暖暖的阳光下,湾湾微微闭了闭眼,慢慢抬起了好久没活动过的项颈,身子向前倾了倾,就顺势跌了下去。整整10阶体育看台的台阶,她却没发出一个音节,让人害怕。周围一片吵杂,湾湾有些高兴,自虐的心里,让她不会受伤,甚至感冒都轮不到她,今天的这次意外,真是圆了她受伤的梦了……妈妈真是关切,湾湾在心里笑啊笑,妈妈在一旁责备阿责备,问怎么回事,怎么会从那儿摔下来,还摔得左腿骨折,嗯?什么,无所谓,只要湾湾觉得好的,湾湾一切都无所谓,只要妈妈有些责备而不带一点讽刺。湾湾觉得都好,真的什么都好,强盗也好。不过她想这些意外都发生的太意外,她怕有那么一天,自己不在了,妈妈会怎样的伤心呢。她怕哪一天自己身边的人都走了,她该怎么办呢?意外都来得太突然,让人措手不及。湾湾的一个好友就这么离开了,来不及看看她去,也来不及反映,就回到家汹涌地哭了一场。妈妈都不知为了什么,这么坚强的一个人居然就这么在妈妈面前哭得昏天暗地,把鼻血都染上了衣服。听说,那个朋友在医院住了不到一个星期,她妈妈心疼得在她面前连连的哭,她说:妈妈,你不要哭了,我会心疼得。无论怎么说,对湾湾来说,这都是一曲天籁。怎样的一曲天籁。湾湾也会哭的,再坚强的孩子也是会哭的。有心有肺,我们有时候都一样脆弱。过去后,湾湾祝她在天堂过的好,一切都比她好,她请她在天堂幸福,替湾湾一起幸福。她会渐渐忘了她,请他原谅,因为生活的人很多,她负不起一个在天堂的人的愿望。她还要好好地过,替她也一起努力……小孩越来越狠,学会了忘记,忘记了过去不想记得的事,忘记了自己失去的那些人和事,于是每当被提及的时候,湾湾都可以很安静地听别人讲,向别人解释,其中不带一点哀伤。只是很安静,真的很安静。开始了高三了,班里的乖小孩们,湾湾实在觉得她们班都是乖小孩,没有一个女生谈过恋爱,包括漂亮的湾湾。不是没有钦佩者,也不是没有魅力。是每个人都好好,大家在一起很高兴,没有必要再有人去介入,去破坏,去让人保护。她们说,再过没几个月,我们就都没有早恋的机会了。湾湾笑,没这个概念。如果一个人的心不是寂寞,冲动,我们都不需要别人来了解,来分担。两个人的心,不是太拥挤就是太寂寞。而我们都很幸福,在这个世界,在这个城市,在这个班级……只是,高三,对任何人而言,都太累,太伤感,因为要分别,我们只得坚强去面对,不容逃避。开学连读了两个星期的书,星期六,湾湾起床去洗脸,一股鲜红的血从鼻子里喷出来。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毫无防备的流鼻血,她喊妈妈,不带一点恐惧,只是太面无表情,妈妈心疼啊……是从初中开始常流鼻血的吧?是的,从那时开始,就开始常常的流鼻血。记得最恐怖的一次,是在吃饭时,血一直流到了吃饭的碗里,让人有一点反胃,可后来去检查,没有生病。有点担心,睡觉醒来有时也会有血。湾湾有点伤感,她想,高三,她流不起那么多血,真的很伤脑筋,要加油,为身边的人努力,将来才可以过得幸福。她一遍又一遍的听“月光石”听得不厌其烦,静静的一个人享受,象是什么,心灵有一点冲击,有点感动,真的什么都好。生日近在眼前,湾湾希望得到祝福。她向同桌要了一个小风铃,挂在门的旁边,只为每次开门都能听见清脆的丁丁当当的声音,由门造成的风有点煞风景,可是听到声音,心里的感觉好好,像是泉水流淌过心,说不出的感觉,就是很奇妙。这是18岁的生日,过了这个生日,湾湾就是一个所谓的成人,与少年截然不同的字眼。有点刺眼,却是不可遏制。以后,不再称谓小孩。湾湾决定要成熟了……有点无奈。小孩好狠好乖,乖得让人心疼。她喊不痛不痛,却泪流满面。别人求她办事,她却不干不干,然后帮人牵线……什么都好,狠也是一种乖。湾湾开始学会关心别人,变得有点狠的乖。好绕口,她觉得,不过她喜欢。喜欢特别,喜欢个性,喜欢有点野,喜欢……其实,只要不被人讨厌,她会很高兴。怕被人讨厌,怕失去太多。如果有可能,她愿意为自己身边的人承担一切她可以承担得事。包括在午夜为他们数星星,一颗不漏。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