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中秋节赏月

中秋节,本就是赏月好时机。我抬头仰望天空,望见那一轮圆月,早己是挂在了那漆黑的天空上。中秋节的月亮不似我们平常所说的那般皎洁,天空中有着层层清云,如烟似雾,迷蒙在月光下。而月晕则仿似这圆月与清云的红娘,牵于二者之间,淡淡的点上了一圈,既不喧宾,也不夺主。却有着万般的娇态。听别人说,新月似芽,半月如瓢,圆月如西子之明眸。这似明眸的圆月要用在中秋之月上,实为不妥,谚语有“八月十五云遮月之说。云生月隐,神秘、迷离。此中秋圆月虽不及西子之善睐明眸,却独具情调。我愿随着月亮在云中漫步,听她讲最古老的传说;也愿站在静处悄悄凝望。不过,这一切都化为柔和的月光洒在我身上。这才是真实的接触,是老朋友的祝福。许多人愿意在屋中欢饮度过这中秋之夜,而我却更喜欢在宁谧的夜晚,在高高的阳台或户外倾听月的歌声,感受“月中清露点朝夜。我曾读过唐人曹松的《中秋对月》中“直到天头无尽处,不曾私照一人家的诗句,也曾看过李白《峨眉山月歌》中“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的绝对,还有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这些难得的佳作中曹松的诗抒发的是不平,《峨眉山月歌》抒发对故友的思念,朱先生的文章抒发哀愁。他们均写月,写月的无私公平普照大地,写月的淡淡月光给人的安慰。纵然其中并非都是中秋圆月。月亮从古至今都是思念、温柔、恬静的象征。尤其是中秋圆月,多少诗人睹物生情,写下传世之作;又有多少离别之人的惆怅。而我却没有这样的哀愁,我记起台湾的地震,它牵动着我也牵动着亿万炎黄赤子的心,一片片温暖跨海传情。我想月光虽然不及太阳炽热的光芒,但它却是我们在深夜迷路之时的一盏明灯。那般无私,那般友爱,在那无数个漆黑的夜晚,总是陪着我们静静的走过人生中一条又一条黑暗的小路。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