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谧地,花落树下

夜,沉静得如一潭死水。“啪啪,听,那是一朵艳丽的玫瑰飘落到树下的声音,这,是确确实实的自然的声音。当花与叶分开两地后,只留下花的尸体慢慢腐烂变质。但,自由舒展的花也许比被束缚在枝头的花更高傲,因为它们确确实实有一种遗世的独立的美。生活,黑暗得若一个空洞。只有当她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地毯上永远睡去的时候,才真正顺应了自然的声音。这,亦为一种遗世的独立美。无疑,张爱玲是冷艳的。作为中国的四大才女之一,她有着令人羡慕的冰雪聪明,却一生孤苦寂寞;有着让人嫉妒的文才诗情,却一世悲惨凄凉。正是自己品尝那一份苦果,才会有避世隐居的沉默,才会把梦想与遗憾寄托笔端,才会选择抒写作为表达心情的手段。人们常说,女作家是细腻而感性的。她,喜欢在晨风中独自站在阳台上看院里的蓝菊花颜色一点点地变淡,然后回屋,点上那一炉沉香屑,慢慢地火熄了,灰冷了,于是便有了《沉香屑,第一炉香》的真实。她,喜欢在黄昏的微暗灯光下用特有的敏锐观察力和尖锐的笔触娓娓写下一则故事,于是便有了《倾城之恋》的凄美。她,喜欢在深夜中回忆过往的辛酸与快乐,再憧憬着童话般的恋情,于是便有了《半生缘》的曲折……。所有这些,都是她脆弱而又敏感的神经触到当时黑暗的社会而留下的痕迹。她曾说:“回忆是一种病,回忆这东西若有气味便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似乎是分明的快乐;甜而怅惘却忘却了的忧愁。她喜欢回忆,喜欢回忆家庭的没落,喜欢回忆亲情的残缺,喜欢回忆乱世的辗转……。回忆一生的痛。所以在她的作品里,我们看得到回忆的影子,最犹记的还是她回忆的唯美:“生死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携老。这是人间最美丽而又悲哀的句子。“啪啪,花落树下,正如她的消失像玫瑰花一样只属于自然的声音,一朵残缺的玫瑰终于在黑夜里静谧地落下,等待她的,将是无尽的追恋;她等待的,净是无尽的伤痛……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