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意

呷一口清茶,手捧一卷《古文观略》,“天苍苍,野茫茫”般的辽阔,晕散开了一片以生命为底色的碧空原野,既便在冬日,我犹望到了那抹盎然于枝头的绿意。生命的伊始,大概在第一场雨来临的时侯,“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星星点点般的绿色,或许还未能褪去那积攒了一冬的萧瑟,而诗人眼中的生命却早已在这片卑微的绿意中开始了咿呀学语。羸弱的生命尽一切可能允吸自然的精华,蓄势待发,而那‘小荷才露尖尖角’般的蓬勃,也同样慰藉诗人渴求的生命。喷薄而出绿色火焰炫腾飞舞,确有燎原之势,五月“雨中草色绿堪然,水上桃花红欲燃”。已不再是当初那难以寻觅的偶遇,满月风光,皆涌动着春的股股能量,萌动。传递春的健力与生机,曾经只作点缀的绿不再孤单,俨然已成气候。时光赋予了万物更多的明媚与绚烂,“等闲识得春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绿,或许被繁锦所掩盖,生命的底色亦或被万物所凋弊,而谁又注意,缤纷之下,恒古的凝望与守候。如此看来,绿既是多彩的前奏,又是绚烂孕育者。绿,贯穿生命的始终,感染着万物,滋养着生命,其中的意境,几人知晓。凤凰古城,湘水河畔,我彳亍于那漫透露水的石板路上,顺势远眺,我犹望见了江心中那摆渡少女的身影,这便是先生笔下的边城。当翠翠叫喊着与黄狗紧追那刚过渡口的人群,我期待着一场精彩的冲突场面即将上演,而原来,却是因为商人多给了乘船的钱,爷爷执拗的要还回去。我不禁感慨,浆首荡涤的绿波,竟把人心洗练的这般澄澈。二老最后凫水而归,上岸后手中提着一只鸭,望见了翠翠“到我家去,到那边点了灯的楼上去”“你这个悖时砍脑壳的”二老满头雾水之时,翠翠却早已把这话当做羞辱一般。天淡,山青,水静,沐浴在这片纯洁阳光下的人儿,性情也似这方田地一样度上一层翠绿。纯真,不羁,善良,先生笔下的文字如唤一楼春风,给人心增添良多恬静与淡然,给人世佩饰了几分灵动与美好。绿,季节的希望,绿,高雅的风度,绿,亘古的智慧。窗外已是料峭寒冰,我心却被这片绿意温暖的茸茸,融融。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